《匆匆》/严晓蓉(中国)


记得小学时候,有一篇课文是朱自清的《匆匆》,“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小时晨读按老师的要求朗读课文,三十几个孩子齐声,声音洪亮得犹如在唱一首快乐的歌,其间可能因为某个同学搞怪捣乱,大家又笑成一片。彼时年龄太小,确乎是不明白的,在我们眼里,燕子去了便意味着夏蝉的到来;桃花谢了,随伴着桃子的清新与甜美,在课文与朗读间,缀满了游戏的欢欣。对这篇文的印象,便也附加了很多天真的快乐想望。

时间真如流水从指间滑落无痕,转眼人已中年。近来因为女儿语文成绩不佳的缘故,每日要抽出时间来陪着她阅读。有一日翻出一本散文集,随手翻到一篇,撞上来的便是《匆匆》。现在读这篇文,字里行间的那种属于成年人的惆怅与无奈,读来无论如何都感觉有些悲凉。但想到孩子也正如我当年般的年纪,再加上文字清浅,便让孩子读后与我一起讨论一下对这文章的感受,顺便通过这文章让孩子了解一下朱自清。

小妞接过书,看了几分钟后,想了想,然后抬眼说:“妈妈,这文章我读了,我觉得有点悲伤。”“为什么悲伤呢?”“因为你看哦,他说,‘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太阳他有脚啊,轻轻悄悄地挪移了;我也茫茫然跟着旋转。于是——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妈妈,每天我也是这样的,早上起来,我去上学,时间从上课和写作业里过去;放学我回家,时间也从写作业里过去,除了在上体育课的时候太阳可以晒在我身上,其它的时候都在写作业里过去,时间过得太快了,我没办法。妈妈你很忙,工作忙,还要辅导我作业忙,可是每天晚上我都很想你。”这时我看着她,小眼睛里已经有点红红的,小小的泪花在里面打转转,便不由得安慰她说:“不会啊,你看妈妈基本每天晚上都和你在一起啊?怎么会想妈妈呢?”“不是的。因为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都是在讲作业,妈妈很多时间在生气。我觉得每天是跟妈妈在一起,又不是和妈妈在一起。可是就像这文章里说的那样,时间不停地溜走。我要不停地做作业,妈妈很快就老了,我没时间和不讲作业的妈妈在一起。我不要时间过得那么快,所以我总是想妈妈。”说到这里,小妞干脆大声哭出来了。我不由得怔了,将她搂在怀里,她小小的身子哭得抽抽得,很伤心,我却一下子茫然得不知所以。

是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太匆忙了!属于孩子的欢欣,那种从一片绿叶、一个桃子、一个蝉壳中得来的快乐不知什么时候起,都消失无迹了。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被某种力量绑架,匆忙得忘了到底为何出发。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