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鬼也不会大!》/林高树(马来西亚)


外公和外婆的父亲都是清朝最后一届科举考试中榜的举人。据说在考场上两人一见如故,然后就像小说情节那样,讲好以后两家若生下一男一女就结成夫妇,若生的是两男或两女则义结金兰。外公和外婆的婚事就这样在他们出生前被决定了。

对今天的人来说,举人意味着什么?恐怕真的没太大感觉。根据以前一位教授的说法,考上举人,按规定就允许在家门前升一面旗,大家见了都得尊称一声“老爷”。外公的父亲后来经营生意,大概算是一名乡绅吧?外婆的父亲不知怎么一回事,后来竟当上了蒋介石在大陆时期的私人秘书。顺便提一下,他们都是浙江奉化溪口镇的人,而蒋介石最信任的就是他的这些同乡们。

外婆小时候没有上过新式学堂,但家里请了老师来教导读书识字。母亲很早去世,父亲多数时候跟着总统南征北战,并不常在家。虽然如此,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外婆看事情的眼光还是具有一定的高度。

大约二十年前,马来西亚流行过一首福建歌《假如我有一百万》,歌词中有包括坐飞机、去夏威夷晒太阳、到日本吃寿司、远赴意大利喝咖啡和吃意大利面等等梦想。母亲对这首歌颇不以为然,说外婆如果听了,肯定要批评:“做鬼也不会大!”

那是什么意思?如果一个人的梦想就不过如此,外婆会认定此君生成不了大人物,死了做鬼也大不了,充其量就是个不成气候的小喽喽鬼。

周星驰电影的经典对白说:“做人如果没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分别?”诚然,梦想是我们生活的动力,奄奄一息地活着确实跟咸鱼没多大差别。可是,既然要做梦,何不把梦做大一点?为什么是“假如我有一百万”?为什么不是一千万?或者二十六亿?假如我们有一个二十六亿或者更大数目的梦想,一旦现实上只获得一百万,虽然不免失望,但处理“区区”一百万应该不成问题。然而,如果只准备一个一百万的计划,万一“不好彩”得到二十六亿的意外捐款,那问题可就大了,心理承受能力差一点的人,搞不好甚至可能会疯掉!

结论是,要做梦就做大梦,不然就接受自己和咸鱼没大分别的事实,安安分分过一生就算了。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大人物、大鬼物,平凡,也可以很幸福。(针对这种论调,只怕外婆在九泉之下要说:‘希匹!真没出息!’)

注:蒋介石有口头禅“娘希匹”,翻译成普通话即“X你娘”。“希匹”乃“文雅”版,就是“X”的意思。可见外婆气度非凡,有土匪气质。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