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在歧路》/江扬(中国)


如果把人生的轨迹画在坐标轴上,我们当然能得出一条高高低低的曲线。而这起伏之间的拐点,是为人生的转折点。它也许是考入某个大学,遇到某个爱侣,又或者是中了某个彩票,乃至遭遇一次事故——总之,这些拐点不仅决定了人生的走向,而且共同构建了人生的底色。每一个人生在行将完结之际,就可以将这个曲线晒出来,与其他人做个对比,以判断自己这辈子是否够本。如果高过其他人,则含笑九泉;否则,恐怕死不瞑目。

当我们回首往事,那些实现人生拐点的日子,看似平平常常,其实对一生影响重大。刹那之间的选择,进退之际的犹豫,都是人生曲线中一段大趋势的发端。有时候可能需要耗费你许多年才能扭转这个趋势;另一些时候则万劫不复,永难翻身。当你想象1949年退守台湾的蒋介石与追随他的那些国民党老兵,或者1949年前后天真热情地从海外回国投入祖国建设的归国华侨与知识分子们,造化的拐点在他们的人生曲线上犹如楔子般沉重,以至于在他们人生的最后一刻,恐怕都无法释怀1949那个多事之秋。

然而,作为平庸的大多数,我们大都无法划出惊涛骇浪的人生曲线——人生中的起起落落,在自己看来惊险异常,在历史的维度上看不过是“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没有人会一路向下,也没有一个人生永远开挂,我们总是在浮浮沉沉中度过庸庸碌碌的一生——甚至乏善可陈得没有写回忆录的必要。无论是在任何维度上的比较,你总能找到比你更辉煌或是更惨淡的参照者。这让你的一生,不值一提。如果整个人类的出现都不过是历史的偶然的话,那么任何人的生死都是沧海一粟。而如果平行世界存在的话,那么所谓人生岔路不过是无穷时空坐标轴中的一个节点。透过这个节点,另一个时空的你正在他自己的人生曲线上一路疾行。

因此,对于人生岔路的执念,只不过代表的是入世与出世的不同人生态度。都说成功会带来入世的儒家,失败则导向出世的道家,但这二者既是因,亦是果。功利主义者固然不讨喜,虚无主义者也未必就更可爱。“小确幸”与“大江大海”都是人生,一切左右的平衡都在于度的拿捏。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所有岔路都是大路。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