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什么都没想,只向钱看》/郑嘉诚(新加坡)


有种说法是,以前的人从来没有什么人生岔口的烦恼,因为对以前的人来说以前世界很小,小到根本不需要烦恼未来要做什么,跟着之前祖祖辈辈的职业做就对了,连职业顾问、生涯规划师都是到第二次工业革命,1900年代(20世纪初)才有的职业。来到现今世界,随着交通的发达,世界各地开始连接;同时大部分的人教育水平提升,个人未来发展的方向扩大,随着世界文化与科技的推进,选择千变万化,然后留给我们的是一群从教育工厂出来,不知道未来该怎么走的人们。

我自认还算幸运,从中学开始就很清楚自己有兴趣的事情,但外部环境的限制与变化,导致自身也需不断地改变,从以前的历史、哲学、心理学、政治、活动到现在转向进入银行工作,算是不断地跨领域,但至少不忘初衷,还是尽量保持爱书爱学习的心,但也多了不断往钱看的心,深刻体会“理财应该是所有人的第二专业”。

在马来西亚受教育长大,一直到大学毕业,身边都有许多朋友面对人生以后到底要做什么而烦恼,不然就是因为没太多想法,所以干脆不去想,毕竟在这样教育制度下成长的孩子,很难有特立独行的想法或行动。

但是,我注意到的是大部分家境清寒的,会想要找尽量赚多钱的职业;大部分中产阶级的大学毕业后,也会尽量找赚多钱的职业;大部分家境富裕的,直接出国留学,不管有没有回来,都会尽量选最高大上的专业,然后再想办法赚很多钱。

以前祖辈被家里历代的职业捆绑,那可不可以说我们现在职业选择多了,但是却被金钱绑架了未来的方向?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