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关爱情故事》/吴颖慈(新加坡)

edf


老猪姓朱

因为朱的谐音

老猪很讨厌自己的姓

痴呆、笨重、体臭

好像这一辈子都如影随形

他也不是没想过要改变

只是跟他的姓氏一样

一切都是注定的

不由得他作出选择

老猪忠厚、老实、讲义气

勤奋向上少抱怨

这种个性

钱多、朋友多、女人也多

让他愿意步入爱情坟墓的女人

自然一枝独秀

婚后无所出虽遗憾

但新婚燕尔总是甜蜜

九妹排行第九

上有八个姐姐下有一个香炉趸

九妹的排行跟她的人生一样

都没有选择权

从小

家里九个女儿

都为了供养一个弟弟而努力

父母省吃俭用只养肥一条懒惰虫

为了摆脱这个家

九妹十七岁就匆匆嫁了人

一点嫁妆都没带就带起了娃娃

有儿有女生了三四个

老公只不过是工厂保安人员

日子还算可以

只要没有重男轻女便行

老猪和九妹认识

是在一场葬礼上

二十五岁那年

九妹的老公心脏病发作

丢下她和四个孩子

老猪给奠仪的时候

多看了未亡人两眼

两人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九妹没有掉眼泪

生活把她逼成泪腺闭塞

老猪也没安慰

这个时候说什么好像都很多余

话题聊开了

九妹嘴角微微上扬

仿佛阴暗的天空多了一线光芒

同年

老猪跑了老婆

除了珠宝首饰名牌包

没什么损失

老猪的生活

也没什么改变

老婆只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他也不至于世界末日

一个星期有三次

老猪会到九妹的家

买些吃的玩的给孩子

帮忙换灯泡修水管

他们聊着家常

孩子、工作、社会新闻

自然得像风吹云动

有人说老猪觊觎九妹年轻貌美

也有人说

九妹想要分老猪一半财产

流言蜚语满天飞

老猪还是每逢一三五报到

九妹会准备好绿茶

那是老猪唯一喜欢的味道

老猪说话的时候

九妹总是微笑

而九妹说话的时候

老猪却认真得像在面试

他们彼此分忧解愁

相互陪伴

年复一年

老猪还是那个老猪

九妹还是那个九妹

只是

孩子们都长大了

老猪和九妹都老了

又是一场葬礼

两人的友谊才终于结束了

九妹敌不过癌细胞

先说了再见

老猪在棺木旁碎碎念了一天一夜

好像这辈子还有许多话没说完

躺在棺木里的九妹

却再也无法嘴角上扬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很微妙

即使我们再怎么珍惜拥有

也会有不再相见的时候

有些人

就只能活在回忆里

活在十八九岁的青春里

活在二十一岁的夏天里

活在三十一岁的那场暴风雨里

活在四十一岁的那场音乐会里

然而

即使没有阴阳相隔

却是从此不再相见

敬我生命中

那些像老猪一样守候的朋友

九妹在此拜别

摄影:黄艺畅(中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