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求猪朋狗友》/周嘉惠(马来西亚)

oznor


所谓“猪朋狗友”,即介于孔子所谓的“益友”和“损友”之间的朋友群,至于偏左还是偏右则看个人运气。就像电影《志明与春娇》里的精彩对白“一世人流流长,总会爱上几个人渣”,一辈子这么长,不碰上几个猪朋狗友,真是活着也没多大意思。

杭州有一位在中国有相当名气的诗人教授江弱水,当年他到浙江大学求职,面试他的正是我的导师胡志毅教授。杭州在南宋时候叫“临安”,是北宋政府被金兵打垮南逃的最后落脚之地,一座历来有名的奢靡城市。其他谈话内容也就罢了,胡师最后向江教授警告说:“杭州可是个消磨壮志的地方!”江教授的回答是:“我本来就没什么大志。”这样的脾性最适合当个猪朋狗友,又不是反清复明搞革命,做人实在不需要太正气、正经八百,马马虎虎过得去就好。

猪朋狗友的重点就是要好玩,要有趣、有意思。

我个人找朋友,或者当别人的朋友,都尽可能往“猪朋狗友偏益友”的方向靠。逻辑让我受不了损友身上配备的装腔作势、虚情假意、巧言令色,益友当然比损友更像是个理智的选择,但做人除了理性,也得寻求一点非理性成分的趣味吧?按照尼采的看法,那就等于是要兼具日神和酒神的特性了。

日神部分是人畜无害的益友,酒神部分则是有趣、有意思的猪朋狗友,两者的综合就成了可以在漫漫人生路上,伴你解忧、解闷的朋友。说倒简单,但真要找一个这样的人是有难度的,如果要求自己做到一个符合标准的“猪朋狗友偏益友”,更是谈何容易?首先,不能凡事以个人利益为先。其次,自己得有一定深度、广度。再者,需要有一套适用于己于人的原则,唯在不触犯原则之下,则尽可能做到随遇而安、宾主皆欢。

这些或许也不尽然是必须且必要的条件,只是想借此说明“猪朋狗友偏益友”并不是随手就可以捞到的。若有幸遇上了,就好好珍惜这一段友谊吧!

摄影:黄艺畅(中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