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之路》/廖天才(马来西亚)


6年前,有机会去到一个叫弄达聂(Long Tanik)的仑巴旺族村落。这个位于偏僻、宁静的高原山谷的村落,环境太优美了。早上醒来,天气微寒,白雾将村庄的绿山团团遮盖。坐落在村庄中央的四方型大草地,绿草如茵,将天空也染青。这时才想起,昨天来的时候山路太逶迤及凹凸不平,颠簸几个小时,五脏都几乎被反转了过来。

要一睹这村落的明媚秀美风光,还得挨得住长途跋涉艰辛奔波的煎熬。而这艰辛的路途,把全世界的旅客都隔绝了。

这时探问身旁的村长,他小时候是如何去求学。

“小学还好,步行去附近村庄的学校。中学就要徒步三天,在林中住宿两个晚上,去到老越这个小镇,才能求学。那个时候,我们都是寄宿在学校。等到学校放长假,我们就徒步回去村落,才有机会与父母及村落的亲朋戚友相聚。”

接着他就叙述当时在还没开辟木山路的情况下,村落人是如何地将豢养长大的水牛,从村落拖往小镇售卖,有了现金后就买日用品,背回村落去。如此一来一往,一个星期就过去了。

“也因为上中学的路途太艰难,我读了两年就放弃了。”村长感叹地说。

5年前我去巴南内陆一个叫弄邦雅(Long Banga)的肯雅族村落,居住在当地朋友阿益的家。阿益说他的小女儿正读着中学,在巴里奥(Bario)学校寄宿。

“从这里的村落去巴里奥,如何去?要多久?”

“朋友或亲戚也把孩子送过去巴里奥求学,我就托他们帮忙。四轮驱动车在木山路颠簸奔跑3~4个小时,才能抵达。”

4年前,我来到巴里奥这个著名的高原旅游胜地,探听到加拉必族原村附近,建有几个本南人的临时小屋。我摸索着唯一的森林小径走了半个小时,终于找到了躲藏在野岭里的简陋板屋。碰到一对年轻的本南夫妻,抱着一个刚出世不久的孩子。

“你们来自那个村落?”

“巴蒂(Pa Tik)。”

“从巴蒂来巴里奥,只能徒步走森林路吗?”

“是啊。”

“要走多久?”

“快则一天,慢则两天,也就是在森林中住宿一夜。”

“你抱着孩子来吗?”

“是啊,带孩子来看医生。”

“若是孩子要上学,也是如此的徒步,把他从村落送来巴里奥,然后寄宿在学校吗?”

“对。”

巴蒂村的本南人,从婴孩起就承受没有道路、学校、医疗所、水电供应等基本设施的煎熬。

上个月,我到林梦一个非常偏僻的本南村落,发现村里大部分的年轻人都没甚受过教育,追问之下,才知道这个村落的孩子若要上小学或中学,路途“太遥远”了。这其实不是距离,而是没能力。村落本南人没钱,也就没办法找到交通费把孩子送去80公里外的学校去求学。

据说砂州前任首长,现任州元首的泰益玛目搜刮民膏,个人及家族所累积的财富有500亿之多。若能取这财富之若干百分比用来建设内陆道路,大概就能解决原住民交通上面对的问题。

人生如剧。在城市中的你我,无论多么困难,在教育这一环不会有多大的缺失机会。有了基本的教育基础,你的人生遇际就很不一样了。

我的内陆朋友,由于缺乏基本的教育机会,没办法得到更多的思考能力,没办法提升自己族群的能力,没办法决定自己的前程与命运,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未来的国家建设舞台剧场中,是否也能让这些少数民族担任重要角色?

还是要他们在未来的一百年后成为历史名词、博物院里的参考资料?

摄影:廖天才(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