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与报复》/廖天才(马来西亚)


记得小时候所住之地甚偏僻,只有两间屋⼦,邻居离我家有⼆⼗⼏⽶,养了几条狗,也不知我是如何得罪了这些狗,每每我要寻找邻家同龄孩⼦戏耍,其中⼀只⼤狗就会向我狂吠,作状要攻击。每当想要找个同伴玩耍,只能等侯邻居的妈妈在家,才蹑手蹑脚像小偷样趋前。当狗只们开始向我吠闹,邻家妈妈就会克制狗只们,我就快步溜进她的家,与隔壁同龄小孩玩在⼀块。

邻居大人不在,⼜想溜进隔壁家找小瓜混,怎办?手里拿⼀条木棍是办法之一,但还是得与凶狗缠斗一阵,才有机会溜进隔壁家。

小时候心里暗藏一个小愿望,期望能豢养一只小狮子。幻想被我饲养的小狮子长大后,成为听话而勇猛的宠物。邻居恶狗胆敢向我攻击?看我的宠物不把它们撕成肉片才怪。

5年前的全国大选,净选盟选举监督成员之一的我,负责在吉隆坡某一选区进行监督工作。当时国阵政府对净选盟这个组织嫉恶如仇,选举委员会也宣布不承认净选盟的监督地位,净选盟监督员在进行监督工作时面对各种阻扰与挑战。

提名⽇那天,国阵与在野党在提名中心集合了各自的支持者造势。我在国阵支持者阵容中观察,其阵容绝大部份是巫统支持者。他们见我这异族的出现,心生起疑,其中一大汉向另一人说:“他应该是敌人派来的间谍!”在得知我确是净选盟的监督员后,马上联合多人驱赶我,强推我离开他们阵容地两百米之外。

我说:“这是公众场合,你有什么权力驱赶?”一慓汉举起他拳头,大声喝道:“我说你不能在这儿,不行就是不行!”

面对几位有可能就要变成暴徒的巫统支持者,那一刻多盼望自己拥有《神雕侠侣》中小龙女的宠物:小蜜蜂。古墓的小龙女有⼀群玉蜂,玉浆可以养身治病,被训练后的蜜蜂,还是小龙女御敌的好武器。成群的蜜蜂出击,任谁都没把握全身而退,即便武林高⼿老顽童周伯通,也只能狼狈逃窜。暗想若这群以为强权是真理的家伙,被我的玉蜂暗器蜇得神哭⻤鬼嚎,跪地求饶,那就大快人心了。

幻想无用,保着小命或不被殴伤才实际!当下选择离开巫统支持者的阵地。

如今想起当时心中拥有宠物的动机虽觉好笑,但在一个法治不彰及文明衰退的国家,这样的幻想应该已是普遍在人心。这也难怪包青天的戏或金庸小说那么受落。国阵倒闭前,其专断、蛮横、傲慢,弱小的人民对能够提供力量的狮子或蜜蜂的出现亟为期待,也是可以理解的。

如今国阵崩塌,强敌不再,你是否会为身边还驯服的狮⼦有天变得难于控制而反噬,听话的蜜蜂有天变得反常而反螫,去思考如何做防备工作?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