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人交战》/刘明星(马来西亚)


几天前填写了一份有关跨性认知的调查问卷,因为许多假设情景,回答的是单凭自己的推理。但是毫无疑问,我认为LGBT是既有的社会现象,象大马卫生部那种把性别错置作为绝对需要治疗的病态处理假设,实在是否定人类寻求人性真我的一刀切做法,颇有灭绝所有可能的态势。

喜欢希腊神话的你,想必知道雅典三大剧作家的剧本里都出现过一号奇人,懂得鸟语的先知提瑞希亚斯(Tiresias)。他寿命很长,横跨忒拜(Thebes)的七代。索弗克里斯(Sophocles)剧本里向俄狄浦斯王说出杀手身份的,正是这位盲眼的通鸟话先知。

关于这位盲眼先知,他一生中有过七年是作为女性生活的,而且还生儿育女。据神话故事说,那是因为他打死交配中的蛇,惹怒天后赫拉(Hera)造成的后果。但七年后,她又打死了交配中的蛇变回男性。

所以,那次既是姐弟又是夫妻的赫拉和宙斯争辩男女交合哪方更加欢快的时候,已经变回男身的提瑞希亚斯的十分之一的答案,想必是切身的经验之谈。

当然,如果用那些乱伦大逆不道的保守观念,这些话是不该加诸于众神的神性的。

再说一个印度神祗,远东崇敬的观音娘娘。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在印度本土是以男性出世的。早前他的梵文名称Avalokiteśvara是翻译作观自在的。说他原是男性,是我从梵语的阳性词缀Iśvara推断的。佛教的经院环境,对情欲似乎比较抗拒。所以观音虽男女身自由,却没有婚配问题。但大家都知道,佛陀出家之前是家有娇妻的。日本和尚可以娶妻生子,也就不算是对教义的绝对颠覆了。至于和兴都教大神湿婆及毘湿奴关系至切的Iśvara,祂们的性别就更为随心所欲了。

但是凡人如你我,一般从我们身上的性征来决定性别。比较痛苦的是心理不认同身理,又没有神灵可以中性处理的能力。我国法律又不认可变性手术,而实际上现有的变性手术也确实是有所缺陷的。

何况,凡人还有一种阴阳人。他的身上的染色体使他兼有两性的器官,是不是必要甄别出他究竟是男是女呢?如果他选择要两者兼得,难道不是无可厚非的吗?

关于人类的性征,日常平均状态固然大多时候足以应付。但是强调自我重要性的个人意志,那不也是在彩虹旗帜底下那拨人马,面对周遭桎梏时,应该认真的作出超凡出众的强力意志决定吗?至于能够达到无我状态的,那大约是比尼采的超人还要超人的大爱状态。你我当共勉之。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