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腋毛与化妆》/江扬(中国)


女权运动如火如荼的今天,两性平等的愿景从未如此清晰。作为中产标志性运动的网球率先做出历史性的变革,在包括四大满贯在内诸多最重要的比赛中都实现了男女奖金同步。这一方面是社会文明的发展让两性平等在法理上成为必然;另一方面,科技的进步也让人类劳作越来越摆脱体力的限制,女性越来越得以与男性同享相近的劳动产出比,那么女性在经济上就不需要仰男性的鼻息。获得经济自主之后,人格的自主则成为可能。这都让我们有理由对于两性未来的平等愈加乐观。

然而,对于两性平等的追求亦让我们愈加认识到两性的不同。生理方面的区别自不待言,社会风俗等各方面的固有看法则远比同工同酬更难以改变。比如女性是否拥有在公共场合裸露上身的权利。只要大部分男性仍然视女性的乳房为性器官,这在法理上恐怕就很难实现。女性的裸露权利需要视男性的感觉而定,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又如女性是否应尽力隐藏包括腋毛腿毛在内的体毛。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腋毛不会被视为与性相关,使得裸露腋毛不再成为法律问题,而是影响深远的社会美学问题。长久以来,这被视为是一种女性的美德与个人修养。如果当众裸露腋毛,则被视为不雅,而男性则无此困扰。这不得不说是对于女性审美长久以来的偏见。

此外,面部的化妆乃至整容也一直以来被视为女性精致的象征。时代越发展,女性的化妆技巧越高明,为之付出的心血则越多。这完全不符合当今两性平等的主旋律。当然我们必须承认,今天大部分精致的妆容都仍然是女性们在男性主导的世界中争夺稀缺资源的筹码——最大的化妆品市场总是属于男女地位悬殊的社会;我们亦不可忽视有为数不少的女性非为悦己者容——女实为己容。就此衍生出的逻辑是,适当的化妆是在社交场合表达对自己以及他人的尊重。然而,为何这样的标准并不适用于男性?对于男性来说,保持干净的发型与得体的着装足以应付各种社交场合,男士在各种场合永远只有那几种令人乏味的着装套路,但对女性整体形象的要求则永无止境。这又是一种社会强加于女性的偏见。让女性注重外表,这本身就是对于女性智力的忽视与歧视。归根到底,对于外貌的注重来自于人类动物性的交配需求,这有悖于理性上对于两性平等的追求。如果我们认可内在美更重要的话,那么“女实为己容”这样的宣言也可以休矣。

总之,两性平等任重道远。它并非如网球界那样无视男女比赛不同的上座率而掩耳盗铃地实施男女同酬就可以完成。它不仅需要法律上要更细致地考察赋予男女同等的裸露权,它更需要在社会风气与美育上对于男女观念有彻底的改变。而这样的平等,与世间所有其它的平等一样,都需要我们持久不懈的努力。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