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与小人》/周嘉惠(马来西亚)


孔子那一批活宝学生在记录老师生前的言行举止时总是没头没尾,以致后人无从得知他老人家那一天到底是受到什么刺激,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评语?如果再把后面接下来的“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拿来和现实经验一对照,我们大致可以代孔子推导出一个结论:一个难搞的男性就是“小人”,一个难搞的女性就是“女子”。

这当然是大男人主义视角下的风情,而且孔子肯定也没想到这些活宝竟会丝毫不经过滤就把自己碎碎念的话都一五一十记录下来,可见自己拿手且为人称颂的“春秋笔法”这些家伙一点也没学到。如果死而有知,孔子恐怕要把自己的金句改成“唯女子、小人与学生难养也”,那恐怕会更符合心意。

不论孔子是有心还是无意,两千多年下来,这流毒已是根深蒂固,没得救了。甚至许多女性朋友也承认女性就是比较难搞,即香港人习惯说的“茶煲”(trouble)。据说医科的学生最怕读女性生理,太复杂了,男性生理则省事得多,直肠直肚的,两下子搞定。不知小人的脾性会否改变他们的生理状况呢?医学系学生除了怕小人,是不是连带也怕读小人的生理?小鼻子、小眼睛的,确实有可能比较难掌握。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话,按孔子的逻辑和标准,我们可以说一个不难搞的男性就是“男子”,那不难搞的女性又是什么呢?既然难搞的女性就叫女子,不难搞的岂非该是“奇女子”?

从小说、电影中,我们可以找到一些“奇女子”的样板。譬如美国电影There’s Something about Mary(1998)中的Mary天真无邪、和蔼可亲,不难搞,大家都喜欢她。《鹿鼎记》里的双儿也是公认可爱的人物;她一点也不难搞,有自己的想法,却绝不咄咄逼人,和这种人在一起精神是不会感受到压力的。记得学生时代,曾经在一位女同学面前盛赞双儿,认定如此女子,只怕惟有从小说中去找了,现实中何处可寻啊?她的反应也很直接了当:那是因为现实中没配得上双儿的男性啊!

我心里想:Bitch!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