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的土地情》/廖天才(马来西亚)


每年的二月份开始,砂州村民就进入繁忙状态,大人都赶去田芭割稻,从割稻、打禾、晒谷、包装,到储存,连串的工作让他们忙足三到四个月。

二月份到五月份这四个月里,你若进入长屋村落,只能看到年迈的老人留守照顾孙儿,整个村落显得空荡宁静。

除了北砂高原地带的仑巴旺族及加拉必族才种植水稻,大部分原住民都种旱稻。

你若拜访加央族或肯雅族村落,还没抵达长屋,会先见到长屋前方的空地,竖立了(如照片)只有四根柱子却见不到楼梯的小屋子。

也许你会被这个景象迷惑,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小屋子?它的作用是什么?小屋的某些构造又有什么功能?

原来这小屋是原住民的“银行”,储存稻谷的仓库。

原住民每年耕种一次,每户家庭都要确保他所种植的稻米产量,足够自己家庭成员一年的食用量。若有剩余就储存起来以防来年欠收,不必有断灶之虞。稻米若没去壳,可以储存三年甚至四年而不坏。

若家里成员多,稻谷的存量就要大,所以他们的“谷仓”容量一般都不算小。除了用来储存稻谷,加央族或肯雅族的谷仓也存放贵重物品如锣等乐器。

他们的谷仓之所以要建得那么高,是因为要预防水灾。把它建在离开长屋有一段距离,是为了预防火灾。四根柱子的顶部有个木板圆套,它的作用是防老鼠。

六月份开始进入旱季,村民就物色另一片耕种土地(通常都是山坡丘陵地),将大小杂树杂早砍倒清除,暴晒一个月,然后用火将它烧个清光,碳与灰烬就是自然肥料,他们种植旱稻,也顺便种些玉蜀黍、蔬菜等。

这种使用火去除森林而获得耕种空地来进行农业生产的技术叫“刀耕火种”或“火耕”。耕种后的土地必须让它废置一段时期(通常超过十五年),让它自然累积营养物质,才能再次被耕用。

七月至八月,农民进入繁忙的耕种季节。大部分村民都以集体合作的传统方式来耕种。比如,召集十个家庭的成员,先在甲家的土地耕种,之后到乙家的土地耕种。十个家庭的土地都完成了种植,就等待明年二月份稻米成熟期的到来。

每个家庭几乎都花费半年的时间在农耕上,各自确保自家成员获得充足的稻米食用量。由于没有施加现代化学肥料,稻米的产量不高,即便遇到丰收季节,而你吃到旱稻米煮出来的饭特别好吃,原住民怎么也不太愿意售卖他们的稻米。

没有耕种或收割稻米的日子,村民就打猎、捕鱼、采集野菜等。林中的山猪、花鹿、竹笋、蕨类植物,河中肥美的鲜鱼、螺、河鳖,犹如一座免费的超级市场,让原住民从中得到生活所需。

山林、河流、土地,孕育了砂州将近三十个族群的生活、语言文化。接触过他们的城市人都会说:“原住民血液充满热情、纯真和不可置信的乐天,与城市人的冷漠、多欲相比,真有何处惹尘埃的感叹。”

他们的文化,是马来西亚的,也是世界的共同财富。

摄影:廖天才(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