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年轻》/江扬(丹麦)


青春与年老是一对反义词,看似皆为中性,但在文化意义上前者之于后者有着无可置疑的优越感,这让后者对前者的品头论足变得残忍。身为过来人的我们,屡屡躺在床上却不知何时能入眠,阅读速度渐渐变缓,关注体检报告多过阅读心得,时不时听到周边同辈好友离去的消息,我们可以明显地感知,岁月不饶人,青春不复返。无论老一辈们多么为年老可能带来的成熟、雍容、深思熟虑辩护,无论如王朔这般对于年轻人的宣言——“年轻有什么了不起,谁都年轻过,但你们老过吗?”——多么有诱惑力,人们仍然必须承认,青春是人生最无可比拟的盛景,最令人眷恋的时光。怀旧,或者缅怀青春,会是艺术作品永恒的主题。

对于青春的向往来自于对时间的焦虑。在我们这个三维时空,浪花东流去,时间不倒转。线性流逝的时间对我们所有人的生命都是永恒的焦虑,而其中短暂易逝的青春之歌更是焦虑中的焦虑。洗手的时候,吃饭的时候,沉默的时候,青春就这样没了。无论每个人的青春如何度过,它都只有一次机会。由此,对于青春的缅怀也出自命运的不甘,青春时或无心或有意的每一个选择,其实都是其后整个人生的拐点。比如你的中学大学在何处度过,你毕业后是工作还是出国,你的初恋如何经历,你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如何选择,这些都决定了你的整个人生的走向。多年后回看,任何拐点的一丝偏差都会导向截然不同的人生,而任何一丝偏差引发的后悔都会让人无限感慨与怅惘,如果当时换走另一条路将会是怎样的人生。对于青春的眷恋更在于对纯真的向往。看似懵懂未知不经世事的年少时光,却是最不加修饰最直抒胸臆的一段芳华。多年沉浮换来麻木世故却美其名曰高情商的成年人,面对多年前完全不知情商为何物的自己,怎会不自惭形秽,怎能不低到尘埃里?在科技主宰时代发展的今天,对于青春的向往还代表了对于科技权力的崇拜。当经验与资历越来越不成为社会竞争的优势的时候,更靠近权力的年轻一方自然就成了人们更加艳羡的对象。

因此,年轻的优势无可否定。由于无法重返青春而片面心虚地鼓吹优雅地老去实不可取,更诚恳的态度应是肯定青春的价值,张扬青春的初心。即使总是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老去的人们仍然可以坚持与年轻人一较短长,而不是逃避竞争,垂垂老去。事实上,这并非是与年轻人的较量,而是与衰老的自己的搏斗。所以,无须为不可复返的二十岁长吁短叹,无须为不再单纯的自己哀叹蹉跎,只要保持热泪盈眶的状态,任何时候都可以续写青春的故事。我们可以失去青春,但不应忘却青春。我们不仅要怀念年轻,我们更要永远年轻。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