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逸湖之旅》/山三(马来西亚)


框中湖光山色美景,我们脸露笑容面对镜头,“哒”一声,忘了是谁的傻瓜相机,这一幕即成了我们那段青葱岁月的代表照。先修班(类似大学预科班)毕业后,在等待大学录取成绩公布之际,我们相约同游位于西马东海岸登嘉楼州(Terengganu)西北部的肯逸湖(Tasik Kenyir)景区。

当时,我们一行十三人乘搭将近八小时的长途大巴,然后再坐快艇抵达目的地。从毕业、高考成绩放榜到入读大学这一段等待的时间长达六七个月之久,通常我们都会选择去打工挣点零用过日子。因此,这三天两日游可说是我们从学校离别后难得的再次聚在一块儿。说实在的,我已不太记得我们那时在肯逸湖具体有什么活动,估计也少不了玩玩牌、看VCD、聊天“吹水”…… 说各自在打工期间遇见的趣事或新鲜事,聊娱乐八卦,当然也有比较严肃的在谈论时事、政治,也有对大学生活的各种憧憬,以及其他各种如果的事……

记忆中,我们是住在湖边的度假屋,看那湖水荡漾,波光粼粼,总是予人一种安逸平静的感觉。虽然时而伴有大伙儿的谈笑声,但没有过分地喧闹,也不聒噪,毕竟我们都是“斯文人”(也可说我们那一班多数都不是很玩得开的人),自有规矩。现在回想起来,不知是否那时对湖景的美好感觉,一直延伸到后来下意识就选择有着著名西湖的杭州念书,此为后话,暂且打住!第二天晚上,旅社为我们准备了个烧烤会,大家边吃边嬉闹说笑,突然有人提议以抽签形式各自写张明信片给对方,然后到市区时投寄出去,虽然也有人抗议声称无聊,但最终大家也同意此“无聊之举”。

第三天早上,我们开始收拾行囊准备返程,不巧遇上雨天。只见细雨纷飞、湖面激起点点涟漪,远山迷蒙苍茫中透着一股寒意,正应合我们即将分道扬镳的心情。回程途中,刚好碰上大学录取成绩公布,在手机还不甚普遍的时代,我们心急地在休息站找了公共电话,轮流打电话查询被哪间大学录取?入读哪个科系(是自己填写的第几志愿)?相比之前几天的欢乐时光,有的人脸上依然喜滋滋,有者却开始脸忧忧,有的则有所犹豫,大抵是大学录取了自己,却不是自己所填的任何选项(马来语称“lelong”,意即被“丢”到一些冷门科系)。就这样,我们的青春之旅就在各自带着复杂的心情道别之下结束了。

明信片上是瓜拉登嘉楼水上回教堂的图片,另一面写着一段方方正正的字体,那是班上一个喜欢自行车运动的一个男生的字迹,正好他抽中写有我家住址的那张。里头写了他对我的印象,以及一些祝福语,我想起他那憨厚的笑容,说话温文有礼,听闻他现在已是英国某大学博士,算算,我们已经将近二十年没再见!十八岁那一年,我们因课业、考试压力而不得不压抑内心的冲动与蛮劲,同时,却对自我的不了解而感羞涩缺乏自信。青春,有其活力充沛、热情四射的一面;但也是一个对许多事情懵懂不清、充满疑惑的代名词。那一段时期虽然不尽然都美好,但我们一起经历过、感受过,现在,也许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也一起回忆着。

摄影:李明逐(中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