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5号贴文二之一:《怪人》/廖天才(马来西亚)

DCIM100GOPRO


小时候住家没水也没电,晚上靠一盏电石灯或三两盏火水灯把漆黑的小木屋的黑暗勉强驱走。多少个没风的夜晚,屋内闷热,我们小兄弟姐妹拉了张椅子到屋外纳凉。晴空无云的夜晚,满天的星星在天空闪耀。

“星星为何在白天不见了?”、“为何会有如此多的星星?”、“星星为何吊着不动?”有时候心中难免有这样那样的迷惑。

岁月流逝,逐渐成长。长大之后的迷惑相对少了。“为何我是男的,而不是女的?”“为何我出生在这个国家,而不是出生在别的国家?”“为何我能意识到这个世界?” 这样的问题出现在心里,却不敢问在口里。因为这样的问题都没有人问,若是问了还深怕被嘲笑。

学校生活是被动的,我们接受填鸭式的教育,老师灌输什么,我们就接受什么。除了实用的科学知识,其他学科知识如艺术、文学、宗教、哲学等似乎离开我们非常的遥远。我们关注的是日常生活,如何工作赚钱、养家,如何晋升富裕及精致的生活。我们的问题应该是要对生活有帮助,要很实际的。于是,大家忙于生计、忙于功名、忙于奔波,这样忙碌的生活让我们感到充实,不再迷惑。

在现实生活中,当夜深人静,四下无人,自己一个人独处一隅,可能我们内心深处会不期然地问一些奇怪的问题,如“我来这世间一趟的目的是什么?”、“我如此度过一生,值得吗?”

一个人能追问这些问题,或被这些问题所迷惑,应该不是一件坏事。若他的生活方式能稍微别于一般的人,不跟主流的生活方式走,那很可能是件好事也说不定。

这样的人物其实也不少,你可能也略略知道一些。当然,这类人物若生活在今天我们这样的社会,肯定会被视为怪物,叫人退避三舍。这里为你介绍三位耳熟能详的怪人。

亨利·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1817~1862),他是美国哈佛大学毕业生,精通森林知识,数学也非常好,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轻易谋生。但是,他没有致富的欲望,知道如何贫穷但不污秽粗鄙地生活。他花费很少的时间去工作谋生活费,但保证自己有充足的闲暇和自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或什么也不做。他是《湖滨散记》、《公民不服从论》的作者,他写散文、日记、诗,提倡停止浪费、破除迷信以体验生命的本质。

斯宾诺莎(Spinoza,1632~1677),以磨镜片为生,终身思考哲学。虽然海德堡大学提供他教学的工作,但他不接受,理由是他不能接受这所大学设定给他的(宗教)思想自由限制。

苏格拉底(前470~前399),西方哲学泰斗,对后世影响无远弗届,他那一句“我只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名言,叫人难忘。“不经反省的人生不值得活”这句话,也流传了2千多年。他生前到处与人谈学问,谈人生,谈哲学,从来就不向人收费。听教的人若愿意给予回馈,他也只接受吃一顿食物当作报酬。

淡泊名利,长期过着平淡无华的生活,无论在古代还是今天的社会,都会被视为不长进,不可取。他们却终其一生执着于自己的人生信念,思考不着边际的哲学问题,在我看来,他们即使不是最幸福,也是最踏实可爱、忠于自己的人。

摄影:廖天才(马来西亚)

P/s.一直很好奇,大家是不是都了解“贴文二之一”即“今天有两篇文章,而这是第一篇”的意思?今天还有第二篇,别错过。(周)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