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老了》/周嘉惠(马来西亚)


读过爱尔兰诗人叶慈的When You are Old(按这里)吗?或者,听过赵照或莫文蔚唱的《当你老了》(按这里还有这里)吗?不论是写于一百多年前的原诗,还是早几年才创作的歌,都是十分让人感动的佳作。

近来有时候我会想,不论那个“你”指的是谁,“当你老了”,我们其实还是可以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客观来看待这样的一个事实。可是,当自己老了,我们又会怎么样看待这件事?

首先,应该就是拒绝认老吧?头发白了,皱纹多了,走不动了,都可以用各种借口狡辩还不算老,而一般人也会很通气地懒得理你。如果老了就仅仅是头发白了、皱纹多了、走不动了,应该也还好吧?《最后十四堂星期二的课》的主人翁默瑞教授,即便当他已经病得没有自理能力,甚至无法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移动自己的头,还是维持了一贯的乐观与睿智。头发、皱纹、行动能力的问题,就顺其自然吧!

很久以前,我已经非常确定自己不再年轻,但不确定“老”应该如何定义?没有明确定义,容易造成认老的困惑。几年前,有一次十来位中学同学聚会,散场前大家争帐单,争到帐单后却发现没人看得清楚。虽然我是当时在场唯一不用老花眼镜还看得清帐单的人,不过既然大家都是同龄人,实在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到时候认老了?都已经到发苍苍、视茫茫的地步,就不必再斤斤计较男人四十二还是不是一枝花了吧?

老了就是老了,不在外表,更不在认不认老,自己心里有数最重要。只要还不至于老到痴呆,我希望自己能够像默瑞般坚持活到最后,不把生命浪费在唉声叹息之中。年纪多老都好,只要头脑还清醒,只要还有人愿意交流,多跟几个合缘的人分享各种心得,不论是以文字还是讨论的方式,我都看不出有什么坏处。无所事事干等一定不会错过的末班车,多无聊!

老了之后,接下来就是散场的时候。这是我们一出生就注定的结局,既避无可避,也逃无可逃。唯一不确定的是死后会是个什么状况?对这个问题,苏格拉底早就分析过了,只有两种可能:要不就是什么也没了,要不就是去找那些之前已经死去的人。两种可能的结局,至少对我个人而言,都是可以接受的。

虽然未知数尚有很多,但摆在前方的路好像也没什么好迷惑的。有一天当我老了,我就老了;有一天当我死了,我就死了。

结束。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