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惑引领文明进步》/张雷(中国)


迷惑是上帝赐予人类的宝贵财富,是人类能够开发世界、反思自我,从而带领文明不断进步的根本性动力。

好莱坞有个动画片叫《疯狂原始人》,就是讲一家“原始人”是如何对一成不变的生活产生了迷惑,在外力的逼迫下,认识火种、认识工具,最后认识自我的故事的。老祖宗在山洞里风餐露宿,生死由天,要不是对周遭事物的好奇心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刀耕火种的原始农耕文明也不会诞生,人类也就不会一步步经历物质文明逐渐发达的历史。所以对现有生活的思考和以实践来解决内心困惑的行动力,绝对是人类区别于动物的重要特点。

把“迷惑”这个词拆解开来看,“迷”应该是人自身的一种主动性、执着性,而“惑”则是人对客观事物和主观思维的问题意识。所以按照发生的时间来看,两个字的顺序反倒应该是“惑迷”:人对世界和自己先是有了问题意识,并且人们对这问题执着地叩问,并以实际行动来尝试解决之,甚至不惜以牺牲生命为代价解决之。提出问题在先,执着地解决问题在后,是为“惑迷”。二者缺一不可。缺乏了“惑”的能力,或者不具备“迷”的个性,人类在整体上都无法把文明发展成今天的样子。

然而蛋糕做大了,阶级固化也就开始产生了。好在蛋糕越来越大,上流阶层随便洒下点渣滓也够下层人吃一辈子的了。于是,无论是上流阶层的子弟还是处于社会阶级中下层的民众,先天越来越缺少“迷惑”赖以生成的残忍的客观条件——衣食无忧,不用担心无家可归的风险,从工作到配偶的一切都被事先安排好了——于是“迷惑”的能力就越来越弱。更何况,这一切安排你、格式化你生活的力量是如此巨大,它们不会让你停下来喘上哪怕一口气,也就是说你连在喘一口气的时间里生出一丁点迷惑的火花的机会都不可能有。如此一来,多数人势必越活越麻木,无法成为引领文明前进的火车头。所以文明越发达,能够提出批判性问题并以实际行动解决问题的人也就越少,并且这些人还多数是生长于上流阶层(缘于他们获取更卓越的精神教育的机会更大)。

精神层面的惰性需要灾难来清除,但好了伤疤又忘了疼,所以周期性的灾难未必是坏事。故而我经常胡思乱想:如果每隔几十年就来一个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哪怕每次都会牺牲掉世界上很多人,但能够从整体上唤醒人类的雄浑的迷惑能力,那该有多好。我并不认为自己的思想是邪恶的,因为这也是我的一种“迷惑”吧。

摄影:Nick Wu(台湾)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