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惑无法解开》/周嘉惠(马来西亚)


韩愈的《师说》一开头就说:“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韩愈在这里指的“惑”,估计比较偏向学业上的疑惑,其他方面的迷惑范围太广,如果也要求老师包办,未免不现实。

从五十年前的《罗兰小语》,到九十年代我国风行一时的张永庆、爱薇写给青少年的著作,给我的印象是青少年的困惑一直都没有获得妥善解决。曾经问过一位高中学生,看不看这类书?学生认为那是给心理有问题的人看的书,而她心理没什么问题,所以不看。

可惜当时没追问,“问题”指的是感到困惑,还是有毛病?我翻过这类书,但就是无法当求生手册般认真拜读,或许我比较幸运,不是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过,我是有困惑的,一直都有。

生活从来都不是非黑即白那么分明,困惑往往就是源自对灰色地带的看法,如此而已。一年级的道德教育课本教导学生要诚实,我们诚实才会心安,女儿奉为圣旨。这种情况反而让我心里有点不安,把教条当圣旨绝对不会是好事。于是我让她思考,如果发现同学拉屎在裤子上(现实例子),马上站起来“诚实”地向老师报告:“老师,他大便在裤子上!”同学在全班面前丢脸会高兴吗?老师会开心吗?这样的诚实行为,自己真的会心安吗?很明显三个问题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圣旨的地位动摇了,很好。

把问题简单化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当然,我也不认为小朋友可以或需要去消化太复杂的问题,但用教条把世界装饰得井井有条,等于把未爆弹留到未来自行去引爆,那又是什么教育理念?

回想年少时,我个人的迷惑倒不是由于无法接受灰色地带,而是一种找不到安身立命之道的焦虑。身处在世界万物之中,渺小如我却要何去何从?这种焦虑感在今天已经不复存在,算是解决了。感到好奇吗?个人的解决之道其实并不适用于他人,没什么参考价值的事就不多说了。可是,没了焦虑感,困惑还是存在的,那又怎么办?

有解决方法的迷惑,可能需要花一些精力、时间,最后总会解决。沉着气,耐心等待化解即可。至于那些无法解释、没有天理的困惑,也无谓强求。譬如权贵贪污枉法,横行霸道,一点事也没有。若硬要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的报应观念来解释,其实很有自欺欺人的意味,一生平安的坏人多得是。“四十不惑”追求的不是解决所有困惑的能力,而是接受不完美现实的道行。

至少,我是这么理解的。

一定有人对小学生要如何把握诚实原则,又相对圆满地解决上述难题感兴趣。首先,要顾及同学的颜面,私下跟老师说就行了,不用惟恐天下不知似的当众宣布。即便如此,老师会开心去处理这样的事情吗?当然不会。老师也需要开导。同学把屎拉在裤子上,是不是比拉得满地都是幸运得多?这么一想,老师心理肯定要平衡许多。当shit happens时,这样的解决方式,同学是不是相对高兴?老师是不是相对开心?自己是不是相对安心?不言而喻!“我不是教你诈”(刘墉作品题目),只是不想让教条框死女儿的思维,影响她未来应对现实的能力。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