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世界”》/李光柱(中国)


【我们】
我们并不思考“我”。是的。我们只能思考人。

人的直立行走是为了用整个身体展示其性器官。身体只不过是性器官的展示架。脱掉高跟鞋的女人仍然踮脚走路。踮脚本身就是一种性快感。动物匍匐着,用全部身体掩盖性器。动物交配的时候要低头寻觅,嗅。而人交配就像照镜穿衣那么简单。这是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这是人的伟大。而人要为其伟大付出代价。

掩盖起身体,人才会思考。人只能思考穿衣服的人。与其说人在思考人,不如说人在思考衣服。人的皮肤近乎无色,没有什么花纹。裸体,即是“全息”的人、完整的人。而穿上衣服的人是被分割的人。关于人的所有美学都是关于分割的美学。而美学源于安全感。全息的人让人没有安全感。全息的人让人想到动物。全息的人让人停止思考。

思考即分割。由此产生了多样化的人和人的多样化。但其本质都是分割,是不完整。追求“完整的人”的神话,本质上是自渎。为什么不把衣服脱掉反而要“隔着衣服操”?
心有不甘是因为恐惧,而不是弗洛伊德意义上的心理补偿。

【世界】
如果未来的我成为一堆数据,生活在虚拟世界,这意味着,我的存在关乎整个世界的完整。当我进入这个虚拟世界,我就与一切人连接,一切人也就与一切人连接,而我就成了这个世界。当他们发现我不在了,一个断点,就会让他们怀疑整个世界。就像诗人之死会让我们怀疑整个世界。诗人是时空旅行者。诗人是精神癌变者。诗人是脏器黏连的末期病患。如果人人都成为诗人,人类将不复存在。

外部环境时刻在变化。人也时刻在演变。《攻壳机动队》(Ghost In The Shell)里,2501问素子(kusanagi motoko):人为什么不直接复制自己而是不断地死亡、再出生?因为人要重新学习,演变,以适应环境。三生万物。虚拟世界是二维的世界,最终会成为一维的世界。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已经预告了机械复制时代的人的命运。新媒体是自媒体。个人的媒体化用一种细微演变取代了死亡和出生。技术允许信息得到同步修正。信息不再是权威的象征。这是机械复制的并发症。这样的世界将很快灭亡。

【身体】
在所有的高等智慧生命中,只有人类有形体。这让人类与众不同。然而人类总是用笨拙的加减法处理身体,用聪明的乘除法处理思想。上帝的威力有多大,智慧果的威力就有多大。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吾从先进。只要人类无法处理自己的身体,人类就永没有资格处理自己的思想。

不要再崇拜“身体”。人所有的目的都是要消灭身体。诸位请想,我们能控制的自己的身体,只有1%吧。我们不能控制我们的肠子,我们不能控制我们的肝脏,我们不能控制皮肤之下的大部分东西,我们也不能控制我们的皮肤、毛发。Bruce Jun Fan Lee(李小龙)说“所有的知识都是关于自我的知识”(All types of knowledge ultimately means self-knowledge.)“武术最终的奥义在于用肌肉诚实地表达自己,这很难。”(To me,ultimately martial arts means honestly expressing yourself,it’s very difficult to do.)人们往往只能用身体耍花招。要用身体诚实地表达自己比用语言更难。我没见到过诚实的语言,遑论诚实的身体。

我们能控制我们的大脑吗?不,我们只能控制某一个具体的命令。

所以,身体并不充分为了我而存在。我是身体的一个副产品。我们并不因身体而存在。人类借助身体的全部运动将最终摆脱身体。人类所有运动的目的就是达到光速,这正在被所有人类见证并证实。而身体将在这个运动中被一点点舍弃。所谓身体的扬弃。

【勃起】
婴儿只有嘴会用力,因为他要吃奶。并且,只有肛门和生殖器会用力,因为要排泄,并且,这两头的器官总是相互配合共同作用。这就是为什么男人看到女人的身体要冲动,实际上是条件反射,是用力吃奶排泄的条件反射的后遗症罢了。

【宗教】
一切的题都是关于答案的。宗教是关于答案的。当你想到了所有问题的答案,那就诞生了宗教。答案总是先于问题产生。答案就是问题。宗教只比创世晚那么一点点。宗教最接近创世的真相。先知道答案再去答题是痛苦的。支持宗教的人们,反对宗教的人们,他们写自己的历史,并且在终点处相遇,仿佛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度。实际上他们比邻而居。

【资本】
当财富已经成为一种虚拟资产,那些首富、BAT的首脑们,他们实际上成了演员。资本是剧本。我们所有人,我们的人性的演变,是总导演。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原来如此。

【知识/知道】
技术的植入必将攻破语言关。一切知识都关于速度。如果我看到一个东西就实时显示出它的日语拼法,那么,很短的时间内我就可以精通日语。所以,语言就这么被攻克了。我可以用这种技术学习无限多种语言。知识的本质就是这种“实时翻译”,也就是“知道”,甚而也就是消灭反思。之所以存在反思,是因为知识不够快。之所以存在哲学,是因为人不够快。所以一切知识也将被攻克。面壁十年图破壁,只有攻克了一切知识,才能明白原来知识只是写在一圈高高的围墙上的符号罢了。那符号首尾相接。Serpent。

摄影:Nick Wu(台湾)

编按:serpent指的是蛇,一个有着古老象征意义的符号。提到一个首尾相接的符号总是要联想到化合物“苯”(benzene),其化学式是C6H6,据说最早提出苯的结构式的化学家Kekulé,灵感就是来自梦到一条蛇咬住自己尾巴。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