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岛之乡》/廖天才(马来西亚)


我现在乘长舟往巴南河上游村落拜访。

长舟在河中徐徐逆流而上,30马力的马达大力推动长舟,微风扑面而来,水花时而从河里溅上,预计要三个小时才能抵达目的地。

连续三个小时坐在长舟吗?不是的,内陆人生活是很具弹性的,是根据情况需要来决定的。谁若要小便,船夫就会把长舟停泊岸边,或河中央一个沙石所形成的“小岛”,要小便的去小便,要吸烟的去吸烟,要躺下来休息的可以躺下。走了一段时间,会在某个长屋村落某个住家小歇,找朋友喝茶聊天。

你若是第一次来,一定会惊讶的问:“没有引擎的年代,村民是如何进出城镇的?”原住民会告诉你,他们的祖先是以人力来划动长舟进出城镇。“那要用多久时间?”你可能会惊讶追问。“要看天气。若是河水高,船较容易走,也许两天就抵达小镇。回去的时候是逆流,需要更长的时间,也许是4、5天或更久。若是旱季,河水浅,某些地方需要拉船,也许就要10天或更久,才能回到长屋。”

用这么久的时间来去城镇,是城市人难以想象的事。但是,在30、40年前,他们的生活就是这么过的。如果我们用城市人的角度想:“真可怜,这不是太辛苦了吗?你若是搬去靠近城镇的地方,这样的困难不就解决了吗?”

不是的,村民可以告诉你,他们的祖辈生活虽然艰苦,挑战无数,但过程却是充满乐趣的,而且战胜苦难后也附带着乐趣与骄傲。以前的生活辛苦,但欢乐也多,困难中充满无限生机,如此生生不息延续后代。

我在河中的“小岛”看河水急急流下,河床的大小石头把河水弄成凹凸不平的险滩,几块大石头在险滩中露出水面,蜻蜓就在水面不断地点水,累了,就歇在石头上。激流拍石的声音、白鹭轻飞而过、秋蝉在两旁森林大声不客气的鸣奏,青山绿水配上蓝天,有声有色、有动有静。此刻,心情非常的愉快,是城市生活中所没有的体验。难怪白人都喜欢用“隐藏着的天堂”来形容砂州,尤其内陆的生活状况。

“这样的河中小岛,多吗?”我问加央族朋友菲力。“上游有个肯雅族村落,叫Lio Mato,肯雅语Lio是岛的意思,Mato是百,即多之意”。村名就马上给了答案。“以前行舟,我们还可以轻易在天空或树上看到犀鸟。”菲力两眼凝望天空和森林的高树,努力找寻犀鸟的踪迹。

万种风情的热带雨林和美景,就隐藏在这里而已,难怪有人常感叹:“犀鸟之乡闲在深闺无人知。”一路来也只有老外会到来寻幽探秘,感受美好风景与人生,反而本地人及西马人对它的存在知道得甚少,谈不上心动或来旅游。

有宝无人知,砂州政府及旅游局没认真地开发旅游业及做宣传是最大的原因,否则砂州的许多旅游景点,早就震爍中外了。旅游业不发达,没甚旅客到来,内陆村落的传统文化及风俗却因而保留得不错;民风朴素无华,没沾染城市唯利是图的俗气,不啻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美景、美的族群,还有他们美味的食物,你有心动吗?

摄影:廖天才(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