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大任于斯人也》/郑敬璇(马来西亚)


微风轻拂我的脸。我不敢相信那么老调的形容我也写得出来。地铁轰隆隆呼啸,一顶蓝色鸭嘴帽,小黄车和汽车比放肆。在中国生活并不舒适。但我深信有些地方只有经历艰难才能到达。或许艰难也是一种旅程,古人说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不曾经过艰难的人就不曾看过这道风景。

从杭州来到北京,不饶人的太阳开始原谅我,减轻它无情的烧烤折腾。雨瑄带我从五道口地铁站骑自行车到她的清华宿舍。迎面而来的不只是徐徐的风,还有很多与故人相识相知的回忆——那些讨论辩论的夜晚,那些人事繁杂的故事,那些一起办事一起成长的日子。那一切本来算不了什么,可分道扬镳后的我们踏入各自艰难的人生,才愈发思念安全单纯的过往时光。前一夜相见小酌各自吐露难处之后,我微感幸福。未来茫茫我们急需过去给我们一些安稳的肯定,知音难觅我们急需故友给我们一些短暂的陪伴,人生紧迫我们急需盛夏给我们一些放松的借口。绿叶繁茂知了吵闹,叫我如何不爱上这一刻?可惜这一刻刚刚抵达,便已过时。我跟在她风里摇晃的马尾后数回忆,已经可以看到这一刻褪色的模样。她说,比起一见钟情,她更喜欢日久生情。的确,她是日久生情的朋友。一环一环地,我把我们的回忆好好扣紧。我知道未来很颠簸,可我说什么都不愿让这位知己朋友被时光抹去。回忆,好好扣紧了。

抽亮染色的头发很适合她那股鲜活沧桑的存在,很有层次感。在一个共产思想根深蒂固的环境里,她鲜明顽强的个性被残酷地磨合。她始终不屈服的抵制让我钦佩,可也于心不忍。她用电动车载我的时候真的很幸福,何清路两旁的大树也偷偷潜入我们的回忆里,唉,但愿生命多给她留一些温柔。这些天最让我不可思议的是,生命中特别闪亮的夏夜活起来大多特别轻松,特别平凡,特别踏实。朋友,我喜欢你那些大方,那些朴实,那些直率。相信我,中国已把你琢得更优秀,思想的碰撞已把你的生命磨得更有层次。你陪我的这段盛夏回忆都因为曾经“苦其心志”而更加深刻。聚散无常,老朋友,我会一直舍不得你的。

我们都是旧物。基因是活着的古董。大自然没有创新的思维,它只是淘汰无法存活的模式,变化只是悄悄跟着来而已。所以,其实,并不是我们要打造崭新的自己,我们只是在努力存活而已。因此,如果你看见崭新的姿态,希望你可以至少想象,这焕然一新的背后藏有很多依依不舍的热泪。

摄影:郑敬璇(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