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何春萍(马来西亚)


回母校出席一场活动后,顺道到图书馆看书。

古晋一中图书馆,虽然只是一所独中图书馆,但中文藏书一点也不比政府图书馆,如砂拉越州图书馆、南市资料中心来得逊色。

离校快要二十年了,母校图书馆的设备改进不少,不仅藏书多,现场还有二十多本不同的杂志以及报纸。图书馆装上冷气设备,无疑是炎热下午阅读书籍的好地方。里头二三十多个大书架,若要仔细慢慢浏览书架,我想可能需要两三天时间吧?

适逢正在研究婆罗洲课题。“不晓得学校图书馆会不会收藏一些讲述婆罗洲或砂拉越的老书?”我一一走过大书架,吃力地“扫描”书架上的每本书。没想到,还真的让我找到好几本老书,连一些我心仪已久的文学书籍也在架上。

我一一抽出心头书,结果捧了十多本书到书桌上。啊,都是我想要看的书。我下楼到借阅柜台,向图书馆老师询问自己是否可以借书。图书馆老师对我说:“我认识你嘛,你只需要在簿子上登记名字及书名就可以了。”

“老师,可以借多少本?”

“看你,五六本都可以,比照学校老师的借书期限,一个月后要还书。”

我在图书馆共借了8本老书回家。这些老书,相信在我就读学校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读书期间,忙著上课、考试、做功课,就算到图书馆借书,也是借对功课有帮助的参考书,以及帮助解压的武侠小说。那些年,我可没想过要了解自己的家乡——婆罗洲,甚至砂拉越的历史故事。

《婆罗洲四万年》,1972年出版。这本书比我的年纪还大。我一页一页地翻阅,此书不是一页接一页的脱落,就是掉出一些很细小的纸屑。作者其实是一名编译者,他挑选《砂拉越宪报》中一些精彩的历史文献,翻译成中文,按照史前史、传说与古代文化、自然科学分类,每篇文章描述了婆罗洲过去丰富的民族文化、雨林生态,让我看得津津有味。

近年来,我也走进砂拉越的雨林及原住民部落。若抱著想要看到巨大达邦树、成群长须猪,或是看到游猎本南人打猎的情景、原住民的传统打扮,这可能会让人有很大的失落感。城市化以及物质文化,已经入侵这些原始淳朴的原住民村落和雨林,而原始处女林更少见,或是需要走很多天的路才能抵达。很多森林属于次生林,它们之前曾被伐木、耕种或辟为部落,由于被荒废、弃用,树木及植物又长起来,但是已无法回到当初的生态,这是无法和原始处女林相比的地方。

《婆罗洲四万年》描述情景的时间点,是原始处女林还占多数的时代,尤其是白人拉惹时代。书中达雅人的生活情景、学者走进雨林发现的物种、原住民在雨林里採集的土产及植物等,都是现今很难再观察到的景色。

其他老书如《砂朥越简史》(1963年出版)、《砂朥越与其人民》(1965年出版)、《砂朥越掌故》(1976年出版)等等,都在写婆罗洲一些陈年历史文化事迹。读起来真的有很多感触,总觉得过去的文化和历史,都是那么地吸引人。现代人的话题是科技、创新、明星、美食、八卦、看热闹、搞噱头,虽然多姿多彩又很刺激,但是毫无深度与内涵,看久了脑袋沉重、眼睛疲惫、心灵空虚。有时,还不如沉醉老书中,让思索回到历史,想像自己神游了一趟精彩的文化之旅。

(注:“砂朥越”目前规范译名为“砂拉越”。)

摄影:何春萍(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