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回顾五六月,展望七月》(30/6/2017贴文二之二)


最近买了一个小小的化石,摆在电脑旁边,眼睛累了就望它两眼。因为对化石认识不深,无从判断真假,姑且当它真的是一亿年前一条鱼的遗体。

一亿年是个悠久得让人失去概念的时间。眼前这一块代表着一亿年光阴的石头,我至今不确定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跟它说“一寸光阴一寸金”吗?似乎有点滑稽。“光阴似箭”吗?心想,那是要一支怎么样的箭才能够飞上一亿年?

我向来喜欢用极端的例子来帮助说明或理解一些想法或事情,因为与日常生活拉开距离会更容易看清楚问题所在,就像放大镜的作用。而在一亿年的距离面前,“网络”算什么?“喜新”如何?“念旧”又如何?还重要吗?可以肯定的是,一亿年前人类还不存在于地球上,几乎也可以肯定的是,一亿年后人类亦将不复存在于地球上。唯有介于人类还未存在和不再存在之间的这一段时间里,我们可以思考一下人文的价值,考虑一下人类从诞生到毁灭之间在地球上留下了什么?身为人类的一份子,总觉得我们每个人都有一种义不容辞的道义去为人类的存在留下一些痕迹,就像这一条依附在石头上一亿年的小鱼那样,如果纹理清晰、颜色鲜明的话,那就更好不过。

目的是什么?权当留下曾经存在的一份纪念吧?

五月我们谈“网络”,接下来是六月的“喜新”、七月的“念旧”。回到刚才的问题:重要吗?我想,还是重要的。如今我们就像是肉丸子,大家都泡在一种称之为“网络”的火锅里,喜欢与否是一回事,总得思考一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在网络时代,认识、使用网络都是很应分的事,虽然多数作者对网络抱着保留态度,主要原因是网络容易让人沉迷以及依赖。个人认为,我们和网络之间的关系就有如西谚描述的狗和尾巴之间的关系,要是任由让狗尾巴来摇狗,那真不能够去怪尾巴的,不是吗?

《尚书》里有这么一句话:“道惟求旧,器非求旧,惟新 。”(《尚书•盘庚上》)意思很直白:“道”从“旧”中求,“器”从“新”中找。两千多年前的智慧,把事情看得明明白白的,真是了不起!当然,道理是如此,但不妨碍我们拥有个人的看法。六月的个人看法主要落实在有些作者当下并不稀罕去追求“器”,以致实际上谈不上“喜新”,反而比较倾向怀旧。

有人说,人在十八岁之后就会开始怀旧。人之常情自然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出在怀旧之后的七月主题就是“念旧”啊!现在修改主题还来得及吗?哈!

一旁的化石鱼好像在安慰说:别烦恼了,等着瞧吧!(周嘉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