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手机连上网之后》/何春萍(马来西亚)


还不到十年,智慧型手机以旋风式的速度侵入人类的日常生活,带来一个高度科技至上的生活模式。

记得1998初出社会工作,手机还是属于“大哥大手机”,体积即笨重也不美观,当时这种手机还未普及化,只有一些大老板或大人物才会拿“大哥大手机”。此后逐年,手机的体积越变越小,越变越轻,起初功能有限,还不是很方便用手机上网,后来手机研发越来越成功,“智慧型手机”面市,不仅人人手上一机,而且走到哪裡,都很自然的“滑手机”,汇生许多社会副作用,尤其是“滑手机成瘾症”。

十多年前首次用手机,只是买很普通及廉价的手机,平时用来打电话及传简讯,无聊时玩手机最普通的一两个小游戏打发时间。几年后,市面流行“智慧型手机”,很多人一窝蜂换iphone手机,当时我还很坚持手机只是用来打电话及传简讯,不喜欢用手机上网,自己的眼力也不耐盯著小小荧幕,于是买了一个ipad,上网用ipad,通话就用手机。

当手机开始与生活及工作整合时,一切动作开始变得向流水般的快速,约三四年前开始,我才换掉手上那个普通又便宜的手机,购置马币一千多令吉的高档智慧型手机,购买通话与上网配套。为了方便工作,我要求手机内存容量大、外接一个存储卡、拍照素像高,智慧型手机开始变成我的电子最佳工作伙伴。我逐渐淘汰ipad、笔记型电脑、录音机、相机,开始用手机上网、看电影、听音乐、拍照、录音,甚至在手机上打稿。有了上网手机,任何地方都可以变成我的工作室了。

智慧型手机连上网络后,一切工作变得方便与快速,这原是值得高兴的事,但是我却开始有些厌烦手机。我把手机所有社交通讯软件通通设定为静音,因为不想时时刻刻听到新讯息的提醒音示。我开始对外宣称,紧急的重要事请不要whatapps给我,请打电话给我。有时whatapps上接到很多询问及问题时,不想手指打字,直接打电话更快。

一次参加南传佛教的禅修营,修行道场负责人说入营十天要交出手机给他们保管,结果这十天在道场没有用手机,我也遵守道场的规则,不说话、不跟外界接触、不看书、不上网,只是纯粹在道场静心、静坐、诵经、听法、吃饭、睡觉,无聊就看四周的花草树木及做运动。结束静心营后,发现这十天的生活,其实让我身心有史以来找到最舒服放鬆的感觉。拿回手机之后,压力感稍稍杀过来,带著好不容易洗乾淨的身子,重回了大染缸中继续浮沉生活,受各种形形色色的咨讯脑力轰炸。

手机连上网之后,我们一下子就有知道天下大小事的超能力,然而海量咨讯滚滚而来,无休止尽,也形成了一股莫大的精神负担,加重了我们的用脑负担,把我们的脑袋塞得满满,没有喘息的空隙。我们像是知道很多事情,也能深深感受到脑神经因为接收太多的讯息,不断阻塞、当机、疲劳。回想那十天的静心营,心生舒适感,像是走进桃花源,不问红尘,日子很简单很自在。只是桃花源生活不长久,我还得回到现实,继续受红尘杂务琐事所污染。

摄影:Nick Wu(台湾)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