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改变世界》/李光柱(中国)


①网络时代的“分享”并不是一种道德行为,它一点也不高尚,因为网络道德的时代还远远没有到来。“分享”更像是刀耕火种,它的目的是消灭一个旧世界。

②自媒体和“佐拉算法”只是“内测”,“分享”才是“公测”。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绘事后于素。

③“分享”是使事物贬值的最高效方式。我们的生活处于迅速的通货膨胀中。似乎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被分享。新世界要取代旧世界,首要地要求旧世界的一切都必须贬值,直到破产。不断地分享,不断地贬值,把旧世界最坚固、最高耸的山峰夷为平地。

④一件事情的重要程度取决于它能被分享多久。抛出去的石头总会落地,那些永不落地的石头,就成为了未来世界的神话和史诗。所以此时此刻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创造历史的奴隶,这个历史的宏大超出几十代甚至几百代人的想象。

⑤我分享故我在。不分享的人被认为是不道德的,而分享就成为唯一的道德。上一次发生这种事情是新教路德宗的“因信称义”。不分享的人要进入新世界,比骆驼穿过针眼还要难。

⑥“分享”是一种临时的、替代性的货币体系,其基础是一种“放射性贵金属”。没有人见过这块贵金属的真面目。但我们知道,它由放射性元素组成,自身在不断地衰减。它释放出强烈的伽玛射线,改变着人类的DNA结构,置人于死地。所有人都围在它周围取暖。分享,的确是一种暖呼呼的感觉。所有人都在温热的感觉中成了“贵金属教”的信徒。正如超新星核聚变的放射性残留物,这种贵金属的放射性也将长久地影响未来新世界里的人们。

⑦分享与快乐无关。也许有人说,分享快乐,你将拥有两份快乐。这似乎是增值。但请不要忘记,分享痛苦,你的痛苦会减少一半。并不是所有的快来都来自痛苦的减少。真正的快乐从来不是轻盈的、短暂的,只有当快乐成为一种痛苦的止痛剂之后,它才是轻盈的、短暂的。因为那痛苦沉重、永无止境。癌症病人只有痛苦可以分享。当我们分享快乐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以快乐的名义输送痛苦。

⑧如果有某个东西可以肆无忌惮地被“分享”,不是说明那个东西已经死亡,而是证明那个东西已经不属于原来的世界。那原来的世界已经死亡。

⑨分享知识?这是个彻头彻尾的无耻谎言。知识就其本质来说是僵化的经验,不再具有体验的活性。知识是体验的防腐剂,是浸泡尸体的福尔马林液,是标本博物馆,是风月宝鉴。痴迷于分享知识的人将像贾瑞一样精尽人亡。

⑩人们真正想要、也是唯一能够分享的是体验。唯有体验能够被分享,且只在一瞬间。有翼飞翔的语言。言而无文,行之不远。阅后即焚。

⑪所有的体验的总和,是时空一体的体验。人们从来都是在旧世界分享知识、在新世界分享体验。知识是对旧世界的发现,也是对旧世界的总结,它终结于时空问题,也就终结了它自身。而新世界伊始是一个时空一体的世界。

⑫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知识是米饭馒头,体验是药与酒。前者饱食终日而天地曾不能以一瞬,后者则物与我皆无尽。人从来都不分享食物。食物只能被人分解和消灭。李白斗酒诗百篇。史后之人分享体验的能力每下愈况。现代人已经无法消灭知识。体验的消逝始于知识的消化不良。

⑬“分享”使旧世界贬值的最后一步是使旧世界的人贬值。分享知识的唯一后果,就是使所有的人贬值。知识人是“移动硬盘人”。“分享知识”是“后现代人”卑鄙的“木马屠城记”。唯有卡珊德拉,她无法分享痛苦的感受,这让她加倍痛苦。

⑭趣味将心灵蛀空,知识将大脑蛀空。乐于分享知识的人患上了脑寄生虫病。等到大脑被蛀成空壳的那一刻,他将像白痴吮吸自己的手指一样幸福。在决定性的革新到来之时,他们将成为最顽固的“现代遗民”和辫子军团:脑袋空空,只剩脑后的一根辫子。留辫不留头,一报还一报。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