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城市居民才能真正“居者有其屋”?》/徐嘉亮(马来西亚)


亲爱的徐先生:

你好!虚度三十九年光景,终于盼到了政府降甘露,推行“我的第一房屋计划”,可以获得100%贷款。这个好消息,只让我高兴了三分钟。唉!我的收入的确符合此计划的条件(净收入只有区区的RM3000),但要在巴生谷一带买一间廿五万令吉(RM)以下的房子,犹如海底捞针啊!(根据国家产业资讯中心(NAPIC)的数据,今年首半年内,马来西亚只有3%的新推介房屋价格低于10万令吉,而且10万至25万令吉的房屋仅占26%。)现今吉隆坡住宅产业价格平均是RM485000,连一间约九百平方英尺的普通公寓也要价三十万令吉以上,真是苦哉,苦哉……更苦的是根据大众投銀研究稍早前报告,本国房地产需求放緩並未拉低房产价格,截至去年底(2016),吉隆坡、雪兰莪及槟城房屋价格指数(HPI)仍分別按年扬升5%、6%及8%。

即使让我侥幸买到一间一马房屋计划的房子(平均约廿五万令吉),借贷25年,每月需缴付约RM1500银行贷款,凭着约RM1500的生活费,我们一家五口会“成仙”了。如此下去,我该怎么办?政府又可以做些什么呢?

望指点一条明路的无壳蜗牛上

亲爱的蜗牛先生:

其实我并不太好,同样活在水深火热当中。根据美国调查机构Demographia的国际住房负担能力调查(Demographia International Housing Affordability Survey)报告,如果产业价格对家庭收入中值(Median income)的比例超过5.1倍,显示相关国家的产业“严重负担不起”(severely unaffordable)。吉隆坡区域的比例竟然是九倍多,我们怎不叫苦连天呢???在房贷占总家庭债62.6%的当儿,更使我国的家庭债务(86.8%)在东南亚稳坐冠军,真是“Malaysia Boleh”!

政府所推行的“我的第一房屋计划”,的确是一番好意,只可惜虚有其表,并没有对症下药。我国许多城市的房屋价格飙涨过高,无法反映产业实际价值,主要原因是一些不负责任发展商与投机客的“炒高”。国家银行对于第三间房屋贷款实施70%贷款与价值比率(loan-to-value ratio)措施,对于遏制房价上涨,只是杯水车薪。我国吉隆坡租金收益率(8.76%)不俗,导致本地与外国的投机客购屋炒作。政府必须大刀阔斧地全面禁止第三份房屋贷款,及确保外国人不能在其祖国拥有任何屋业的情况下购买我国的房子,以便有效地抑制产业的投机活动。

产业价格持续飙涨,纳吉政府的大吉隆坡计划居功不小啊!100亿令吉双溪毛糯综合产业计划、260亿令吉的吉隆坡国际金融区综合产业计划、50亿令吉摩天楼综合产业计划,刺激了资产泡沫化。因此,均衡地发展各州首府及第二城市,拉近城乡之间的距离,增加郊区的工作机会,才是上上之举!建立完善的公共交通系统,让人民定居在郊区,却又能在城市工作,也是个可行之法。

蜗牛先生,我们呢?可以做的只有两样。那就是开源节流及好好把握下届大选手中的一票!祝你早日能居者有其屋。

嘉亮上

摄影:宝棋(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