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日记》/李光柱(中国)


【其一】推介会正式开始后,我又给几个姗姗来迟的家伙拍了几张照片,然后会场外就剩下我跟一位穿着雪白长裙的礼仪小姐了。她是XX大学艺术系的毕业生,正在考管理学的研究生。她说在数学和英语方面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尤其是数学。我问她为什么学管理,她说,你看,艺术终究是吃青春饭。又有几个晚到的家伙过来了,她脸上又露出那最甜美的笑容。最后过来一个小伙子,我一眼认出他就是那个原先一直跟来宾合影的吉祥物。她很吃惊,说她一直以为那个吉祥物是个女生。我提议给她跟小伙子合影留念。这是我今天拍得最好的一张照片。回来的时候看到一辆黑色小轿车停在路边,右边的车门开着。一位女士抬左臂扶在车窗上。驾车的男人从车里向她探身说着什么。女士不为所动。男人右手撑在副驾驶座上,叹气似的低了头。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好久。夜风把女士的头发和裙子往后吹去。男人已经放弃了劝说的努力。忽然女人弯下腰,从隔离带的边缘抱起一只小狗,上了车。原来是小狗要撒尿。

【其二】演出结束之后我们匆匆赶回住处。打开门发现房间已经变成一个公共浴室,水雾弥漫。而我的道具被堆在床周围。我怀疑这个房间可能本来就是一个浴室,半夜水管的声音断断续续,隐藏在墙体里,此刻只不过露出了本来面目。我们必须尽快找到新的住处。我们开始四处奔波。我们乘最后一班地铁往回赶,但之后还是错过了最后一班公车。我想起最开始的那次,没有车经过,我们从一个路口走到下一个路口,然后一直走回住处。那晚我亲吻她的双腿。她让我终生难忘,并带着恐惧。多年之后在另一个城市,我们半途而废,在车上昏昏欲睡。那晚我玩弄着她淡金色的发丝。那晚我感到我们不再需要彼此。回到住处已是0点,打开门发现浴室又变成了阅览室。也许明天会变成酒吧,后天会变成厕所。而那张床和周围的道具成了一架时间机器。

【其三】我冷眼看着满座的男人女人,无法融入这场晚宴。譬如这一位,她是初出茅庐的小说家,她必定怀揣着梦想,她必定在小说里想透了这人世间的各种虚情假意,否则她简直就是个天使。譬如这一位,她已到了人生的关键时刻要做最后一搏,她可能已经是一位母亲,她善于利用发乎母性本能的残忍,她将高跟鞋的锋利隐藏在桌下。譬如这一位,他是一个绝望的中年男人,他的寿命仅够在死亡来临前跳最后一支舞,他触摸到死亡的冰冷,他在死前徘徊踱步,他害怕冷静,他开始吸烟。譬如这位小姐,她中途加入进来。她跟我很像,她饮下一杯红酒,将想笑的冲动吐到杯子里,叮当作响,只有我和她听得着、看得见。譬如我,我无数次祈求我信仰的上帝把死亡赐予我,或者赐予他们,但祂总赐予我慈悲,用不完的慈悲。我为自己的可笑而流泪。为什么世人总将虚伪示人,以至于到处都是虚伪?也许,虚伪是因为认真。在这虚伪的世界,我要猜,哪一刻值得认真面对。

【其四】昼夜颠倒已经连续一周以上。此时我对睡前的清晨的光芒已经有些上瘾。睡去之前和醒来之后都能看到柔和的日光,这跟在黑暗中睡去在黎明前醒来的感觉十分不同。诸多暗示都在促使我做出改变。然而我还在等待那最重要的暗示。不要再去思考起源的问题。生活中充满了各种暗示,使我相信过去的种种已经为最近的将来做好了安排。那晚她说,想喝点啤酒。今晚我喝了些啤酒。这种本地产的啤酒以泉水酿成,泉水至阴的凉意加剧了酒精的烈度,刺激了深藏于胃的苦涩。昨夜划伤的大拇指的指纹深处竟未愈合。据说伤口在遗忘的时候愈合最快。没有愈合是因为我还没有遗忘。

摄影:李嘉永(台湾)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