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这件事》/周嘉惠(马来西亚)

130217-ckh-150-dsc_1020
美国大导演Steven Spielbelg在1982年拍了一部经典科幻电影叫《E.T.外星人》,剧情描述几位地球小朋友如何帮助不小心滞留在地球的外星人E.T.回家。当E.T.想到办法和老家联络后,于是向小朋友们求助:“E.T. phone home!”那一段是电影的高潮,相信许多观众依然印象深刻。回家,就是这么一个容易引起共鸣的主题,百试百灵。

老家或家乡、故乡,这些经常被交换使用的概念,时时都给人予温馨的感觉。然而,唯有曾经出门在外的游子才能真正领会这份温情,那是一种因为距离而特别容易产生的美感,故乡在现实中的脏、乱、喧闹等等缺点都被思念过滤掉或美化了。然而,也曾经有朋友告知,回家十天是极限,如果超过就肯定要吵架,甚至打架。对这类家庭来说,家人之间就很需要保持一些距离,回家等于动手撕开距离的保护膜,故乡在现实中的丑陋面随即赤裸裸摆在眼前,可能随即瞬间想起,这一切不正是当年离家的根本原因吗?

真希望E.T.和家人的关系融洽,回家后安分过日子,而不是千辛万苦回到家后没两天就和家人吵起来。出外闯荡时经历越精彩越好,回到故乡则相反,日子简简单单过就好。不久前在网上读到一则帖,帖子拿许多人回家过年前后的照片来对比,平日的女神回到家里一卸妆马上就变成了村姑。旁观者虽然都为现代乔装术的精妙惊讶得半响说不出话,但站在当事人的立场来看,都回家了还大费周章地涂粉抹脂是想吓谁、骗谁呢?返璞归真,即使只是短暂的,难道不也是一种幸福吗?

出门在外的其中一个最大好处是增广见闻,但这一个好处在生活中可不一定是件好事。任何地方都有自己接受的不成文规矩,多少年下来大家早已习以为常。可是一旦游子把外地的标准带回故乡,一比较,糟糕了!两套标准碰撞的结果,首先必定是开始置疑老家原有规矩的理所当然,然后感觉格格不入,再然后怀疑人生。

由置疑而产生的不确定性,具有难以把握的特点。对许多人来说,没有一套不用大脑就可以完全付托终身的生活标准,生命誓将成为一件既可怕又辛苦的挑战。但是,也有少数人偏偏就像苏格拉底那般无法忍受“未经检验的生活”,而任何由父老相传的貌似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生活标准,往往都是些未经检验的东西,又怎么可能照单全收呢?一旦因此感觉格格不入,则形同在故乡成了异乡人,那是一种庄周梦蝶式的奇幻感受,我是庄周?还是蝴蝶?我到底是谁?

人就一定非得有个魂牵梦萦的故乡不可吗?我是谁就真的这么重要吗(精神状态不佳的哲学家恐怕会疯掉)?没有故乡可以归属,自己谁都不是,就无法构成一种存在事实吗?我不认为如此。当然,我的个人意见只对自己有意义,其他人认同与否都不需要太放在心上。

故乡的温馨感觉需要在最大程度上维持住,才能让游子们对回家这件事充满期待。我国一些混账政客偶尔建议国民“滚回中国!”、“滚回印度!”,而作为大家长的政府如果继续以“言论自由”的大旗来默许如此言论,其实是很伤感情的。一家人的感情要是被破坏了,往后要去哪里落脚更合适,相信大家都心中有数,自不必政客费心。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因而选择自我流放的游子,即使将来有机会再回家,顶多也只是来凭吊过去的逝水年华而已。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