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过年》/李明逐(中国)

070217-pl-tan-76
在外游子,哪怕已经定居在外,也多半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没有不惦记着故乡的。平时工作再忙也要抽空回家看看,更何况春节!

除夕,一年的最后一天,一家人围着火炉吃着零食看着春晚,总结一年的收成,满足又圆满;又在凌晨新年到来时燃放烟花,父母给年幼的儿女发上红包,儿女给年长的父母拜早年,迎来充满希望的新年。在这个辞旧迎新(这个词虽然俗,但真的太贴切)的重要时刻,和家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看着头发花白的父母,看着漂泊归来的子女,两两相顾,彼此都把满满的爱放在团圆上,用团圆代替一切语言。

只有见过春节返乡潮的人,才知道春节对于中国人来说究竟有多么重要。我也在今年度过了最坎坷的返乡旅途。

我家是中原小城,工作的地方在沿海,从沿海归乡的路途可谓一波三折。飞机票已经高到平时的三倍,高铁还没通车,火车票提前一月预订,却因买票的人太多抢不到直达车次。但还是要回家过年的啊!最终决定转车回家。规划路线是先从杭州高铁去南京,路上补票到合肥,到合肥之后才惨,已经没票了,只好买了中间一段的票。

到出发那天,早早整理行李,还好,只带常用物品即可,凑够一个背包。高铁不需要取票,可以节省二十分钟时间,到站等候半小时后,终于上车出发,那是年二十七的晚上六点钟。

上车后就补票,补了南京到合肥的一段。高铁时速将近三百公里,晚上八点半到达合肥。

到合肥后才是囧途的开始,因为只买到了合肥去我家中间的一段票,所以进合肥站的时候就要不断地给检票人员解释,保证上车就补上缺少的票。

普通车候车室环境没高铁站好,但人更多,候车室已经没有座位了,甚至站立都要在大包小包的行李中挑空间,就像在河流中捡大石头落脚,去趟洗手间回来,你刚刚的位置就已经被别人占去了。

忍耐半天,晚上九点半,检票员终于通知大家列车到达,可以上车了。附近一大批人纷纷起立,拎起、扛起行李,往狭窄的检票口拥过去,你挤我我挤你,不亦乐乎。这时,突然听到人群后面有人叫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一位姑娘送还身份证给我,原来我的身份证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地上了,没身份证的话,我就没法补票,可能就真的要堵在半路上了,感谢的话还没多说,就被人群挤着往检票口去了。

过了检票口,大波的人匆忙往火车方向赶去,像奔腾的河流。因为早上车的人的行李有位置放,晚上车的人的行李可能就要堆在走廊上了。补票车厢在七号车厢,我先去补票,需要补两段,一段是从合肥到我已经买的那段的起点,另一段是从我已经买的那段的终点补票到我家南阳,嗷,好折腾。但被告知,第二段的补票需要等到将要到达的时候才可以补,这就意味着我要在半夜两点多的时候,再来七号车厢补一次票。天啊,走廊里已经全是行李,我需要翻山越岭从十四号车厢翻到七号车厢,这是多么大的工程!!

由于临时补票都是没有座位的,我只好从晚上十点钟站到十二点钟,之后去十四车厢睡两小时多,又在半夜两点钟,起床去七车厢补票,还好,列车员人很好,帮我在同一车厢补到了卧铺的票,让我顺利的睡到早上五点钟下车回家。

一路上混混沌沌的,折腾了一夜,同时也真的是感受到了春运在几天内运输十亿人次的交通压力,一路上遇到很多和我一样焦急、期待回家的面孔,也遇到很多愿意帮助我的人,回家之路既漫长又短暂,既坎坷又温暖。

早上五点多下火车,打车到家,当我打开家门的那刻,看下时间,差五分钟就六点钟了。我终于赶回家吃早饭了,洗个热水澡,倒头大睡。

才发现,过年回家,春节的意义就是家的意义。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