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庵梦忆》话痴真/李名冠(马来西亚)

171216-ckh-145-dsc_0652
认识张岱,其实是从那本接近“苇编三绝”的《中国历代剧论选注》(陈多、叶长海选注,上海古籍出版社)开始。《陶庵梦忆》中,张岱论戏曲,重“痴”,求“真”,既要求表演者“一肚子书史”,也盼场上爨戏者“设身处地”,有深刻的生活阅历。(“一个艺人,半个和尚”,讲的就是这种为艺术献身的精神。)“台上小世界,世界大戏台”,看似戏却不是戏,知是戏又比现实还要实在。最撩人玩味的是戏中有戏,真里有假,假中映真,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亦假亦真,正所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啊!

张岱,明末清初遗民。《陶庵梦忆》,笔记散文集,是张岱寄寓杭州,通过忆旧,追记了明末江南一带风土人情、传闻轶事、艺术娱乐等社会片段。其中,对戏曲活动的记载与评论,是该书的重要内容之一。

从两处可以帮助我們了解张岱。其一,《陶庵梦忆》中,张岱说:“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个人认为,这是说“无癖”之人唯唯诺诺,没有执着,难免没有深情,只能成为泛泛之交或点头之交。“无疵”之人看似完美,事实上却是过度的掩饰与虚伪,言谈举止之中必定缺少真情真意,只能虚与委蛇待之,甚至“呵呵呵呵呵”待之。

哈哈哈哈哈,有癖有疵,那才算现实里具体而有血有肉之人。谁没有缺点,谁能避开遗憾?那些思维简化、自以为是、错解“完美”的,注定身陷虚无主义的泥泞!!

其二,张岱《湖心亭赏雪》一文末尾,“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这个“痴”, 囊括了所有的境界,说的是一个“悟”。年华似水,世事多舛,莫说来世,难论此生,若现实就像关汉卿所说的“密匝匝蚁排兵”,我们活在这世上,就该像“蒸不熟煮不烂”的“铜豌豆”,潇洒的当个“风月班头”!一个“痴”字,让我们活得“属己”、自在、跳脱无明业障、笑看潮起潮落,无谓无惧,进而圆融无碍,笑傲江湖,“表里俱澄澈”!

活得值不值,其实,就在您痴不痴!认得这疵,接受得无限N数的疵,进一步懂得欣赏这许许多多的“疵”。

一切一切,其实不在客体,不是万象,不是外在,不是所指……而是反观自省。许多话不必说,却只在回眸时的“会心一笑”而已!

白居易《夜筝》诗云:“紫袖红弦明月中,自弹自感暗低容。弦凝指咽声停处,别有深情一万重。”正是此意!

(谨以此文献给马来西亚培风中学2016年度商一忠的小可爱们。兴许你们看不懂,没关系。当年高二教导我历史的龙义之老师也在黑板上写下许多我不懂的片语,我都记下了。多年后的如今,我点头了。然而,请记得我所说的,“一整年,你可能都不记得,但是只要你记得如何去‘欣赏’与‘肯定’,那就够了!”)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