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有音》/刘明星(马来西亚)译

141116-li-jia-yong-65
巴伦博伊姆(Daniel Barenboim)2006年在BBC第四广播电台的讲课
链接:按这里

(前略)

因此我们首先在那里,不可表达的音乐内容以及在许多方面不可表达的人生内容之间的联系。在我的脑海里曾经有过只描述了一种主观反应的许多音乐定义,而唯一真正在我而言准确的是伟大的意大利钢琴作曲家布索尼(Ferruccio Busoni)说的:音乐是洪亮的空气。它既全部说完了同时什么也都没说。当然,是时候引用尼采的——没有音乐的人生会是一个错误。

(哄堂)

现在,我们来到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为什么音乐那么重要?为什么音乐是某种比某些更值得同意或者是听来兴奋的更多一些?某种通过它的纯粹力量,还有雄伟的,给予我们忘却自身存在以及日常生活的叫人敬畏的武器。我的论点是说这是当然可能的,也由千百万在办公室劳累大半天回到家翘上脚,如果可以的话有人服侍茶水,播放音乐忘掉一天里的问题的人们所乐意进行的。但我的论点是,音乐还是一个传给我们的武器,如果我们接受的话,就是经由它我们可以学到许多关于我们自己,关于我们的社会,关于人类,关于政治,关于社会,关于任何你选择要做的事情。我只能从一个相当私人的看法出发,因为我从音乐学到的生活比从音乐讨生活更为多。

所以,我建议大家,在我们起步之前,先看看这个物理现象,也就是我们经由音乐表达自己的唯一路径,那就是声音。现在,当人们说到声音的时候,他们常常用颜色的话语描述。这是个光明的声音,这是个黑暗的声音。这是很主观的——一个人的黑暗可以另一个人的光明,反之亦然。但是声音还是有一些环节并不主观,而我希望大家可以给我几分钟在这个话题上表达。

如果声音是物理现象,也很明显的确是,那么人们就可以用很理性的态度辨析。我们当然会首先发现声音并不存活在这个世界。不管是昨天还是今天较早前在这个大礼堂的演奏会,那些声音已经消散了,它们是短暂的。所以虽然声音是物理现象,它有着不可言说的隐藏的形而上力量。我们首先发现在物理方面是声音并不单独存在,而是恒常与寂静有着不能回避的关系。也因此,音乐并非经由第一个音符开始过度到第二个音符,而是第一个音符已经确定了音乐本身,因为它是经由之前的寂静而来的。

(余略)

摄影:李嘉永(台湾)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