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的慰藉》/周嘉惠(马来西亚)

041116-ckh-119-dsc_0107
在学生时代,马来西亚中文广播只有一家国营电台,充其量再加上那许多家庭都会安装的有线广播“丽的呼声”。印象中一直认为都是些阿嫂阿婶在捧场,我从来都不知道广播有什么好听,何况那年代还有声线做作得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节目主持人,偶尔不小心听到我都得吞下一包惊风散才行。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养成收听电台广播的习惯是很自然而然的事。

上中学以来,平常都是以看书打发时间,偶尔晚上睡不着,也会随意调弄短波,收听来自远方的声音。莫斯科中文电台字正腔圆的广播,是个记忆深刻的意外收获,其他各种外语虽然一律听不懂,但并不妨碍我的兴致,反正就是睡不着嘛!有时候我会怀疑,当时说不定自己曾经在无意中接收到外星人的讯息,不过把它当成又一种听不懂而且无趣的外国话,于是转台了。

后来去到加拿大继续中学学业(我的高中毕业证书是安大略省政府颁发的)。有一段时间和同学合租一间房子,自己分到阁楼的房间,经常挑灯夜战繁重的课业。夜深时分,望着窗外的皑皑白雪,突然感觉受不了塞满这整个空间的一片静寂。打开收音机乱调,终于停留在一家不多话,专播放轻音乐(easy listening)的电台。美国、加拿大的电台有一共同点,似乎只需要准备十到二十个卡带(那时候还没有CD)就可以开张了。翻来覆去听同样的音乐或歌曲并不是件很有趣的事,但总还是一把陪伴的声音,是当时心理上需要的一种慰藉。

从那之后,只要是自己单独一人,不论在做什么,只要可能,我都会打开收音机收听。直到今天,还是如此。没错,听CD也有声音,但曲A之后就是曲B,太确定了,不如电台广播时刻可能出现小小惊喜。

1986年1月28日寒冷的冬天早上,我趴在被窝里复习微积分,一旁的收音机则有一搭没一搭地放着轻音乐。突然来了一个插播,说是挑战者号太空梭在空中炸毁了,只记得当时一呆,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听错?随后电台选播了一首歌:1983年电视剧The Greatest American Hero的主题曲Believe It or Not(Youtube链接按这里 )。

那首歌有如一股暖流般给所有听众及时提供了慰藉,同时也为遇难的七位太空人献上最高的敬意。不得不承认,真是主播一次神来之笔式的选择呀!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