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弹钢琴》/驴子(马来西亚)

031116a
  小学时期开始学习钢琴。起初学琴是为了培养音乐兴趣,后来却是为了钢琴考试。母亲为了督促我们勤力练习,定下每天至少要练1小时的规则,有几次我练习到午夜12点,结果便招来邻居的投诉:“都几点了?别扰人清梦了!”我才悻悻然地结束练琴。升上中学后,也不知是否对弹琴的兴趣少了,抑或课业繁重,我对练琴越来越不上心,往往在钢琴老师上门教课的前一日才勉强练1、2小时。不用说,钢琴老师来到时,便是听我弹着频频走调的曲谱。我死命追盯着琴谱上每一颗黑色豆芽,手指慌乱地寻找每个黑白键,弹得心里直冒汗。由于不愿意继续这样的学琴日子,所以初中三那年我决定不再学琴。自此以后,弹琴虽免了压力,但说来惭愧,因为没有老师的督促和指导,弹琴时须运用到的各种技巧我就渐渐生疏淡忘了。

  学琴多年依然弹琴如拉牛上树,我自认了“天分不足”,当爱好平日弹弹就好,绝不敢在众人面前献丑。开始进入社会工作之后,工作、家务、各种娱乐占据了生活大部分时间,久久才掀开钢琴盖弹几曲,几年下来也没练好几首新曲。家中的那架钢琴如今更像是家中的一个摆设物罢了。

  学琴于我而言尽管不甚愉快,但却是一个影响我甚远的学习过程。我学习数拍子、手指的运用、了解音乐家的历史、辨识各种乐器、音乐赏析等等,学琴的内容丰富多样,要掌握其一却一点都不容易,我每样只学得一点皮毛,却也借机训练一下脑力,所以我认为学琴确实让自己比班上大部分同学的学习力稍好的。

  到社会工作之后,工作性质与音乐全无牵扯,但是有一次,因为要跟一个弹琴的女孩的父母做采访,而再次勾起我对学琴弹琴的许多回忆。

  在联络上这位女孩的父母之前,我上网找了她的一些相关资料,知道女孩在钢琴演奏方面天资优异,12岁不到已获无数国际奖项,可说是为国增光。女孩的父亲是学院的音乐讲师,也是业余的爵士音乐钢琴家;母亲则为学院的钢琴老师。由于一些因由,我等了几个月之后才得到女孩的父母的回复,答应接受采访。我便与他们约了好时间见面。

  采访话题主要是环绕在女孩学习钢琴的过程。女孩的父母从女儿2岁开始接触钢琴谈起,娓娓道出女儿学音乐的点点滴滴至后来获得的每一项荣耀。女孩固然是具有先天的音乐潜质,然而后天的努力与认真学习却更不容漠视。女孩的父亲面带微笑温和地表示,他不会对女儿练琴施加过多压力,他认为有些人为了练习而练习,以为每天练习数十小时便能让琴技更精湛,这种想法并不正确,因为要把琴练好的秘诀贵在质不在量。

  女孩的母亲则回应,她会告诉女儿练习的时候从一开始就必须特别留心,不能因为是练习便敷衍其事,反而应专注弹好每一个音符,不要让自己重复相同的错误,因为每一次的重复错处都会记忆在脑海中,那便成为难以纠正的习惯了。也就是说,如果你练习100次,但100次都弹错,那你这100次等同于白练了。

  我听了这对夫妇的话后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我以前学琴常有“ 不进反退”的挫败感啊!我心里一阵苦涩,无法开口向他们坦承我就是一个盲目练琴的傻瓜。

(照片由作者提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