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绕孤村》/李明逐(中国)

111016a-lili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流水绕孤村。走在田野和河流边,我一直念着这句话。其实这是北纬35度的初秋天气,室外温度27度,阳光金黄,土地金黄,收割了玉米、花生的土地黄土裸露在外,一阵风吹来就能扬起一脸尘土,真是尘满面,发苍苍。下午两点钟,我走在黄土地的路边,青草葱郁,肆意疯长,阳光有些刺眼,我不得不眯起眼睛,从眼皮的缝隙里看天空的一抹蓝。

金黄的光照在手臂上,皮肤也是金黄的,但一走到白杨树荫下,立马就凉风阵阵,有些冷了。北方的天气,以此为节点,很快就进入冬天。

我心里不停地念流水绕孤村……流水绕孤村。我们村旁边有条河,在清末民初的时候还是能过商船的交通要塞,南方的精米和茶叶走水运到我们这里中转,改陆运去山西。但这条河流已经废弃,时间也逐渐抹平了深深的河道,现在荒草萋萋,长势喜人。这条河流经我们村子,将在两百公里的南方并入汉江,最后进入长江。

天空很蓝,白云零星地飘在地平线上,往东望去,东山上的风车悠悠转动,仿佛能听到吱呀吱呀的声音,虽然山离我还有数十公里。

在这个时刻,我念着秦观的句子,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这既是我从小长大的村子,也已经不是了。

以前村子里很热闹,每家每户人丁齐全,上学下学都是一群孩子一起,我们从不缺少发小(注)。晚饭时,妈妈挨家挨户找孩子回家吃饭,村子里此起彼伏的呼喊声,“XX,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屋子里也会传出闷声“等一下,我看完这段……”现在村子已经要荒了,经常玩耍的树林荒了,菜园子荒了,一栋栋的荒屋,年轻人都搬到城市去了,村子里大都是不愿意离开的老人们,和过假期回村子里玩耍的小孩子。
111016b-lili
我爸妈也搬走了,只有在过假期时回来看我奶奶,只有这时,我们亲戚朋友才能重聚在村子里。然而,这的确将要成为孤村了。

天地高远,我没有见过比我家乡更美的地方,也许把田野还给河流和荒草,它就能活成另一种生机勃勃的模样。我难以表达这时的情绪,伤感?困惑?回忆?遗憾?感叹?但我此时只能念着流水绕孤村这五个字,久久沉浸其中,难以言说。

秦观这首词,在年少时读过,那时,只当做是经典,忍不住多看几遍,在写作文时可以引经据典,矫揉造作一下拿个高分。就像“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一样,因为经典,我们在幼时囫囵吞枣读到了这些诗词或文章。长大后总有一刻,这些曾经的经典句子,就走进你的心里,恰好这一刻,你的心无比柔软,任何一声叹息都能让它颤抖,这时,你会因之而伤心流泪、痛不能语,或手舞足蹈、仿入极乐。

经典的力量,就是和灵魂、心脏共鸣。

注:
关于“发小”:按这里。繁体字大概写成“髮小”,因为是方言词,不确定。

摄影:李明逐(中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