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命阶级论》/江扬(中国)

200916-ckh-124-dsc_0085
人类一直在与绝症斗争。乐观的人们不断地为医学家们攻克绝症的每一步而欢呼;悲观的人们却说,即便现有的绝症可以治愈,又会有新的绝症出来与人类抗衡。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疾病,是人类历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疾病与战争是抑制地球人口增长的最有效手段,前者算天灾,后者是人祸。大自然用疾病的方式控制人类对于资源的需求,限制人口的规模,优胜劣汰人种基因,让人类繁衍生息至今。

虽然无法治本,现代医学的发展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减弱了疾病造成的苦难。不用说一些疑难杂症,即便是天生器官发育不全之类的古代绝症,在现代医学的帮助下也可以让患者拥有相当长时间有质量的生命,甚至娶妻生子,繁衍后代。从天道的角度说,这样被保存下来的有缺陷的基因其实并不利于整个人类的种族质量。但伟大的人道主义站出来对抗着残酷不仁的天道,现代人文精神唤醒了每一个卑微生命的生存希望。感谢医学家的努力与政客们的冷静,近几十年来人类的平均寿命一直保持增长,今天地球的人口数量也达到有史以来最高,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这么多的人口共存。如果一直保持这样的增长,有人担心地球将无法负担。但也有人乐观地估计,到了地球无法支撑之时,天文学家早就有能力带我们去往外星球定居。实在不济的话,建筑学家与地理学家也总是有办法用喜马拉雅的石头把太平洋填平,以容纳另外几十亿人口。

然而,医学的发展始终跟不上疾病降临的速度。尤其是平均寿命增加的大背景下,绝症的随机性导致了在“寿命阶级”结构上严重的两级分化。长寿者耄耋鲐背皆不鲜见,不幸者豆蔻年华即含恨而终。疾病随机性的现状导致人人将健康作为人生一大要务,健康的生活方式蔚为时尚。对于中国人来说,多喝水,少熬夜,饮食平衡,作息规律成了对付任何疾病的必备之道。似乎所有可怜的病患者必有可恨的生活习惯。这当然与中医的大多数判断一样,常显中庸。以癌症为例,现代医学仍然无法准确地判定致癌原因。一般认为,环境、饮食、生活习惯确实会影响癌症的生成,但往往不及基因更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人抽烟喝酒样样不缺,照样龟年鹤寿;而另一些人戒烟忌酒,反而饱受肺癌胃癌的折磨。换句话说,现有的“寿命阶级”并无特别的固化倾向,生病与投胎一样无法控制,命好命歹皆是天意。

但这只是现实的一部分。有研究表明,富人的平均寿命总体高于穷人,而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富人在疾病缠身时可以得到更好的医疗救治。这不难理解。作为一种稀缺资源,医疗保障在资本主义横扫全球的今天当然会更倾向于拥有资本的资产阶级。而现代医学虽然暂时无法让他们百毒不侵,长生不老,但总能让他们挨得离健康长寿更近一些。无怪乎一些极左人士宣称,贫穷乃是穷人们唯一的绝症。在看似平等的绝症发生率下,是悬殊分化的绝症治愈率。无孔不入的阶级差异在不幸的病人群体中一样体现得淋漓尽致,寿命阶级与资本等级分野无限趋同。

而且,这样的分化还将继续扩大。今天在诸如器官捐献等医疗方面,富人们已然拥有较多的优先权。而在可见的将来,器官克隆、器官改造这些先进的医疗技术也必定让富人们优先获益。更可怕的是,当某一天疯狂的医学家们实现了大部分人体器官的人工培植,乃至是人脑随意更换身体手术的成熟,那么权贵阶层的长生不老将不再只是一个梦。身体哪里老化了哪里直接移植便是,统治者的大脑将永垂不朽。如此一来,秦始皇、斯大林、毛泽东这样的独裁者们便得以借助这样的“绝症免疫”永久地统治下去。资本阶级固化将更加血淋淋地体现在疾病固化、寿命固化,贫穷与绝症正式宣告互为孪生兄弟,并一同成为穷人们的先天缺陷。到那时,苟延残喘的人们,世世代代面对无望的“寿命阶级”分化,是否又会怀念起绝症随机降临、坏人也许会早死的幸福时光呢?因此,医学越是发展,人类寿命越是延长,新时期的政治伦理学越需要不断地给出正面回应。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