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周嘉惠(马来西亚)

120916-ckh-dsc_0204
当我们生病,看医生一般上会有两种可能的结果,一是痊愈,二是没治好。如果没治好,可能是碰到了蒙古大夫,可能是买到假药,也可能是因为现代医学还无法治疗那种病。癌症、笨都是这类不治之症,当然这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绝症。如果排除前两种情况,果真不幸生了一场没法治疗的病,而且还严重到威胁生命,那该怎么办?

2009年的美国电影《姐姐的守护者》(My Sister’s Keeper)告诉我们,为了延续生命的目的,什么叫着“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剧情描述一位母亲为了挽救患癌的大女儿,不惜利用人工基因技术生下二女儿,以提供可以延长大女儿生命的各种器官。对于大女儿,母爱是伟大的。然而,同是亲身骨肉,虽说是在救命,但把二女儿舍己救姐视为理所当然,却也未免过于慷二女儿之慨。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母亲简直就是把二女儿当着自己生下的叉烧,必要时随意割两刀去救姐姐命,对于无辜的二女儿而言,何异于恶魔?

求生是人的本能,其他物种大概也都拥有如此天性。从这种角度看,地震一来“范跑跑”老师弃学生不顾赶紧逃命,不过是以实际行动完美诠释了人的本能而已。但是人毕竟是人,我们除了本能,还有理性,还有伦理,还有师生感情,因此不论范老师脚程有多快,只怕也跑不了这一辈子的骂名。

见过很多家境小康的癌症患者,为了抗癌而耗尽整个家庭的积蓄,结果是钱没了,甚至举债,延长了几年不断在医院进行治疗的生命,痛苦不堪,最后还是过世了。我总怀疑,这样的求生本能值得去鼓励吗?有人肯定要问:“难道见死不救?”

伦理的选择总是困难的。与其让家人去做这种无法选择的选择,换着我,只要自己有幸还不是个植物人,我会宁可主动选择放弃治疗。首先,我个人并不相信奇迹,有些病复原的几率太小了。如果多吃金针菇真的可以抗癌,那倒是无妨,太大的代价则可以免了,还不如把钱省下,让家人拿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人生自古谁无死啊!在绝症面前,我们不必自暴自弃,但也实在不用太执着。

《姐姐的守护者》的结果是二女儿稍微长大后忍无可忍,决定采取法律行动保护自己,而大女儿也要求母亲放手,她告诉母亲,自己已经准备好。准备好什么?离开人世。这是一个让人心碎的决定,也唯有当事人主动提出才最显得合情合理。对于没有希望只有痛苦的绝症,是的,我个人赞成安乐死。

生命的意义,不在维持生命本身而已,也应该在维护它应有的尊严。当疾病已将生命摧残殆尽,病人所面对的无疑已构成生命中不可承受的重,选择放手实际上是在维护着生命的最后尊严。能够克服人类的求生本能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别的不说,至少也在这一刻让生命留下一抹余辉。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