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的水平》/谢国权(马来西亚)

130816 ckh 104 DSC_0045
西人有这么一句话,大意是第一流人物谈论思想,第二流人物谈论事故,余者旁支末流的则谈论人物。这口吻听着不沾阳春气,确实上得了台面。只是,这里头透着一股悖论的邪气——这对人非得分个子丑寅卯的,不正堕了下道,沦为末流人物了吗?

且不顾这话外的意思,想想倒也是这回事。贩夫走卒都在谈些什么?在咖啡店里,沏上壶茶,谈谈国事、政策,这中间确有点煞有介事、似模似样的——虽然,总会捎上哪位政治人物,落了下节。然而,相比于净说人非,俗称八卦,确实还是有别的。

八卦,源于人类的好奇心,而且常常是夹带幸灾乐祸的心理。在大灾难的事故里头,比如地震、海啸,我们总是一边嗟叹,另一边却期盼看到更大的伤亡。看罹难数字像股票指数一样攀升,满目疮痍的照片,隔岸观火,只要当中没直接牵涉自己的亲友,确可以让人多少有点庆幸和优越的感觉吧?

对于名人的事情的关注,大概也有这么点相同的意思。看看这银幕上倾城倾国的女伶,卸妆后在残照下备受岁月摧残的模样、看天人一般的王子公主,平日脱了衣服的一副皮囊,这都让凡夫俗子觉得,我们看起来都差不多一样。然而,在我们的传统——相较于英美为首的西方,评头论足一般只在耳轮间流转,见了人都得躲着或顾左右而言它。有羞耻之心之故,任谁让人发现说三道四,都不免形秽,霎时堕了恶鬼道。

西人却正经八百地搞小报,成天报道花边新闻,偷拍、监听,无所不用其极。这种国民素质在根源处确有其劣性。这跟西人注重个人价值、追求平等有一定的关系。至少在我年纪尚小,不谙西文,我性如大邑烧瓷轻且坚,就纳罕:知道这些人上街吃饭、穿不穿袜子,与我何干?而今,识得两个字,也学会人间的是非,有时低落,想长长威风就去看娱乐版。只是禀性和天分不足,一直不懂为什么总爱拿戴安娜王妃、威廉王子等皇室人员来说事。就这种圈养起来的纸老虎,只供欣赏,连金鱼都不如了,还能满足自己什么优越感呢?

中国人(泛指长江唐宋的中国,不是大陆),也有评头论足而登堂入室的传统。然而,这是关于容止、识鉴、品藻的水平;纵使最下作、耸人听闻的也止于惑溺、仇隙。这《世说新语》里头《任诞》有这么一则:阮仲容、步兵居道南,诸阮居道北。北阮皆富,南阮贫。七月七日,北阮盛晒衣,皆纱罗锦绮。仲容以竿挂大布犊鼻㡓于中庭。人或怪之,答曰:“未能免俗,聊复尔耳。”

我辈若真不能免俗,跟西人一样说长道短,端的就这种水平。

注:犊鼻㡓,相近于今日粤语中的“孖烟通”。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