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八卦作为考察政体性质之方法的可行性》/张雷(中国)

090816 ckh 120 DSC_0121
八卦是人的一种本能。就算一个人没有八卦的行动力,他至少有一颗八卦的心。人为什么会有八卦的本能?这恐怕是文明注定了的。人类文明的一个基本规定就是社会秩序一定要稳定,这就要求社会越像一台机器越好,而每一个人则被要求是这台机器的一个稳定运转的零件:零件每天的工作越程式化,这台文明机器也就越稳固。但人心毕竟是肉长的而不是电路集成的,里面装满了跃跃欲试的感情——这股呼之欲出的能量无时无刻不在驱使人突破程式的牢笼,寻找生活的变化。然而“变化”的过程毕竟是有限的,一旦生活“变化”为一种新状态,人就又陷入了程式化的固定模式中。正如德国哲学家叔本华所言:人生不过是徘徊在欲望无法满足时的痛苦和欲望满足后的空虚之间的一段过程。而“八卦”则是最没有成本的一种变化:它满足了人对迥然相异于自己的他人生活的一种“共情”渴望,进而经由“共情”享受生活的变化,且这享受是永恒的,没有任何风险的。它与实际行动无关,所以也不会陷入空虚——“我”可以永远在八卦的路上。

故而,八卦作为一种意淫,让人无需违背秩序规定即能进入各种刺激的生活。不过接下来问题就来了:“八卦”是会扩散的。只要人要与他人沟通信息,那么八卦就必然有流传的风险。而八卦是有特定指向的信息,它涉及到了特定的人的“可能”违背公共伦理的生活。然而铸造文明等级秩序的原材料,乃是权力,凝结权力的关键节点是掌权者。对于文明而言,掌权者理应是最遵守秩序规定的人,他也需要这一形象来维持自己手中的权力。而八卦便是他最大的敌人:一旦他的“守序”形象被流传的八卦信息所破坏,他所撑起的权力体系就有瓦解的危险。

这便是一个独裁社会的当权者最忌惮自己八卦流传的原因所在。然而刚才说了,八卦是人的本能,社会运转正需要八卦的流通来缓解秩序对个体的压力,所谓“宜疏不宜堵”是也。那么独裁者如何调和“既要八卦又不能八卦自己”的矛盾呢?经过了种种血雨腥风的实验,他们发现有一条道路可行,即牢牢掌控八卦的“生产权”:我来决定什么八卦可以流通而什么不能,且我负责每天大规模生产可以流通的,屏蔽不能流通的。如此一来,君王百姓“各得其所,国泰民安,岂不美哉!”

如果一个国家中,老百姓可以疯狂的嚼舌明星,痛骂体坛(比如某国的国足),却对当权者讳莫如深(曾经的当权者或现任当权者的敌人可不在此列),恐怕这必定是一个集权政体。所以,考察政体性质,从百姓的八卦内容入手,或有管窥之效。

摄影: 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