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就没有朋友?》/李明逐(中国)

160716 ckh 113 DSC_0055
在未来的某个霞光穿山而过照亮半城湖水的傍晚,我回忆起过往的平淡岁月,怀旧的温情从脚底缓缓上升涌入心头,曾经的朋友大多走远了,曾经的友谊大多回归各自的平淡生活,谁也不会提起谁,也不会通电话,此时我恍恍惚惚记忆起一些关于友谊的片段,他们都是零碎的,不完整的。

我遇到过真正的友谊,但我没遇到过永恒的友谊。耄耋之时的我只能说,我曾经有过一个好朋友,他/她的名字叫甲,却不能说我的好朋友甲。

再甜美再坚固的友谊最终都化为曾经。

我曾期待过两种友谊,一种是李清照和赵明诚,杨绛和钱钟书这样的因为才华和志趣相投走入对方生命中,成为终身的朋友,这种友谊往往格调高雅,有名士风。另一种友谊颇为缥缈,只存在于武侠小说中,两位大侠惺惺相惜,神交已久,虽然志趣不一定相投,甚至一辈子都没有见过面,但他们依然会把对方当做最重要的朋友。

而普通人的友谊,一般结于市井,交于平淡的生活。也许是因为下棋成为好友,也许因电影结缘,也许是天天坐同一趟地铁成为朋友,但这样的朋友往往只能陪你走一段,很少能走到人生尽头的。

我也曾有过非常要好的朋友,尤其是我的发小清河。我们出生时就认识了,一起上小学、中学、大学,都在一个城市,每周都见面,观念不合、吵架等都没能对我们的友谊产生威胁。我年轻时一直以为我们会彼此关心照顾,成为一辈子的好朋友。然而,后来她结婚了,我也离开了家乡,我们各自顾着自己的生活、子女,彼此的话题成为如何赚钱,如何养育子女,我看到了她的功利和圆滑,她看到了我的不单纯,从此就渐行渐远了。

大学时的好朋友清水,我们因为文学结缘,她当时很喜欢看民国的文学作品,每次说起民国的名人轶事,都双眼冒光,憧憬仰慕之情泄露无余,我当时也正喜欢读民国的诗词,一聊之下颇为投机,就此大学四年,形影不离,经常结伴出入图书馆,专看历史和文学。毕业后,她去中学教书,每天的生活是教书育人,而我开始了另一段的人生,交集越来越少。

还有一些好朋友因为一言不合就断了联系;或者因为某件事共同度过一段时间,之后各自回归生活,就再也不联系了;有的朋友因为行业、阶层、知识水平、努力程度的不同,就此分道扬镳的;有时会因为彼此的付出不对等,心存怨念,就做不成朋友的;也有因为互相看着不顺眼而鄙视对方的;有时候因为朋友说错了一句话,而闹翻的;到后来,就不太敢交朋友了,学会了在同事、同学、陌生人之间虚与委蛇,迎来送往,圆滑世故,不敢,也不肯付出真心,终于就没有什么朋友了。

此时的我,将要老去,回忆起曾经失去联系的朋友,突然有点想念,也后悔为什么没有继续联系。曾经有过怨念的朋友,也不过是少年时期一颗真心容不下瑕疵,现在想来哪怕过去的吵架、争执也是带着暖意的。进入中年之后的圆滑世故、四处投机、八面玲珑,哎,真是误入歧途,人生须臾而过,如流水冲过河床,流水每分每秒都不同,河床却还是那个河床,谁在意你呢。何必不遵从本心呢。

现在的我,一个人站在夕阳下,有点落寞。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