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电影在中国》/紫色水晶狗(马来西亚)

060516 定军山
早在二十世纪的二、三十年代,电影已经在中国的大城市,甚至郊区逐渐扩展版图。曾任上海艺术剧社社长的郑伯奇在1927年创作独幕剧《抗争》,从剧中一开始“客甲”那句对白“这几天可曾看电影去?”,可得到一个基本印象,至少在1920年代中末期的上海,看电影的风气其实已经很盛了。

作为工业化和现代科技的产物,电影在上海的成熟是比其他地区更早的。虽然第一部中国本土生产的电影,即由北京丰泰照相馆摄制,著名京剧演员谭鑫培主演的戏曲片《定军山》要到1905年才面世,但早在1896年(光绪二十二年),即世界电影诞生于法国巴黎的第二年,上海徐园内的“又一村”就已经在“戏法”、“焰火”等各种游艺杂耍节目中,将“西洋影戏”作为其中一个环节开始放映了。

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的电影业已显得十分繁荣兴旺,电影院数量众多,而且许多电影院设备之先进、环境之舒适,即使只是从文字记载得知,亦足以教今人叹为观止。1933年整修后重新开张的大光明大戏院,根据李欧梵《上海摩登》一书所描述,是“配有空调,由著名的捷克建筑师邬达克(Ladislaus Hudec)设计,计有2000个沙发座,(1939年后还配备了‘译意风’,也即当地的一家英文报纸所谓的‘中国风’Sinophone,可资同步翻译。)宽敞的艺饰风格的大堂,三座喷泉,霓虹闪烁的巨幅遮帘以及淡绿色的盥洗室。”如此豪华舒适的电影院即使放在今天也是富丽堂皇的。当然,这些“现代影院”的票价非常昂贵,从一至二元不等,是一般电影院票价的十倍!一般电影院的票价则只收几毛钱。

当时电影院放的影片绝大多数来自美国好莱坞(约占进口影片的80%),好莱坞电影结尾的“永恒幸福”和“邪不胜正”模式,正好既符合传统中国流行小说的叙事程式,又符合中国观众对“大团圆”结局的期待,因此广受品味不高的流行文化消费者群的欢迎。话虽如此,实际上甚至许多新文学作家也被电影所吸引,如鲁迅、施蛰存、徐迟、刘呐鸥、穆时英、田汉、洪深、夏衍等都是电影的爱好者。

1925年至1927年间,上海就成立了140家中小型电影公司。1928年上海明星影片公司拍的《火烧红莲寺》算是中国电影史上第一部武侠片,因为大受欢迎,结果三年内又接着拍了17部续集,可见观众掏出的钱在当年真的能使电影公司推磨。1934年拍摄的《渔光曲》在莫斯科国际电影节获得“荣誉奖”,是第一部在国际获奖的影片。1935年后中国国产电影则完成了从无声到有声的跨越。以数量来说,1928年到1932年间,上海共拍摄了400多部故事影片,平均一年100多部,2015年中国的故事影片产量则为686部。1937年后因为时局的变化,初具规模的电影事业就这样被战火毁灭了。

电影海报《定军山》摘自网络,谭鑫培扮演三国人物老黄忠。

《渔光曲》主题曲:按这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