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话》/耳东风(马来西亚)

040516 Clement 166
看到这个主题,忍不住要写一写,抒发一下情怀。自小和电影结下不解之缘,印象中和爸爸相处最久的时间,就是和他一起去看电影。那时家里穷,根本看不起电影,不过爸爸和电影院的售票员和带位员很熟,总见他和他们寒暄一番,过后在戏上映之后,和我偷偷溜进黑暗的电影院,随便找个空位坐下。爸爸受英校教育,往往看的都是西片,那时流行牛仔戏,什么The good, the bad, the ugly等,我不懂剧情也看个不亦乐乎。爸爸中风以后,看戏的日子不再有,家里负担不起一部戏,我也暂时忘了这个奢侈品,专心读书。

出来做工以后,生活逐渐改善,于是又重新进戏院看戏。不过,爸爸已经仙逝,纵然已懂戏中内容,此时情怀不再,不会很勤于看戏。不过,结了婚以后,老婆获得一个从事电影院调查的机会,一个月总有一、两次机会前往不同的戏院进行秘密调查,然后写报告呈上有关单位。由于酬劳也是戏票,往往一个月看上三、四部戏是很平常的。

看戏的机会一多,为了不滥用难得的机会,于是我开始注意起影评。必须要褒扬的是,《南洋商报》的(早安)影话陪我度过很多个周日。那时的宋九燕、蔓陀罗、公羽介、苏菲等,评论电影的文章深入我心,就像武林高手,拿着一本本秘笈,舞出炫人耳目的武艺。可惜,时至今日,《南洋》报章销量江河日下,影话也不再盛行。那时的戏林高手,目前大已不见文踪,只有一两位如庄若者,还是笔耕不辍,几乎每个星期见报。另一位影评前辈杨剑,现在则多在《星洲日报》写稿,不过文章多谈影坛时事,较少评论电影。

也许刻下年轻人不愿花时间来读一篇影评,现在流行所有电影先看预告(Trailer),等电影上映后再看剧情简介或者什么明星主演,就可以决定要不要看了。不过,我还是偏爱读影评。不说评论者超凡脱俗的笔名,但看他们深入浅出的剖析一部电影,有时提醒我们不要错过某个情节,有时又对结局秘而不宣,让读者自己去寻幽探秘,生动的文字,宛如把一整部电影画龙点睛,呈现在眼前。

由于影评人的细腻感觉,我们往往从中探悉遗珠,甚至有时候一些拍来获奖的影片,实际上枯燥无味,他们犹能从中找出味道,让低俗如我者也能勉强一试芳香,导读(视)之功不可没。可惜复担忧的是,这批电影达人逐渐老去凋零,可有栽培到接班人?

而今儿女成群,再加上通膨的侵蚀,入戏院看戏的成本增加许多,看部戏往往连戏票加零食可达到一百令吉之多,可以吃一顿不错的餐饮,想来的确相当心痛。虽然网上许多免费网站可以让我们下载免费电影,不过,想到电影让我和和许多影评人的神交与切磋,但有闲暇,总想拨些时间步入电影院,印证一下影评人希望我们看明白的奥妙之处,也在黑暗之中,踏上时光隧道,缅怀和爸爸一起度过的那段童年好时光。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编按:马来西亚的中文偶尔还带有一点“古风”,很多人还是习惯把“电影院”叫“戏院”,“看电影”称“看戏”等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