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进行时》/苏渌海(中国)

200416 Li Jia Yong 57
我是个胆小的人,我一直这么认为。

因为我对许多事物都心存恐惧,我害怕虫子、我害怕黑夜、我害怕噩梦,我害怕死亡……而某天早晨当我一觉醒来,耳中听不到任何声音,只留下了停止不了的耳鸣时,我不晓得该做些什么,只能任由这种身体的不适将我带入无边的想象和恐惧中。

在初步感受到这种特殊的耳鸣时,我的脑海中闪现出无数种可能。很奇怪的,我竟然感谢上帝能够给我这样的一个机会让我去体验别样的人生,心中有一种又偷来一种人生的窃喜。耳中的噪声越来越大,我便能有机会欣赏一场难得的混搭风的室外音乐会。闭上双眼,我仿佛置身于一个寂静的山谷之中。缓慢地山谷中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回声,或尖锐,或低沉。翻过山谷,顺着声音的方向,我竟然来到了世外桃源,我有何德何能,竟可与陶渊明文中的渔人拥有同样的幸运。在那片土地上,人们正在进行着某种聚会,老人的声音,孩子的声音,叫喊声,歌唱声,诵诗声,各种声音忽高忽低,不绝如缕。当我沉醉于这样的惬意时,猛的一睁眼,便发现竟像那个渔人一样,早已离开那世外桃源几里,耳中只剩下了一丝丝薄弱的嗡鸣声。我的想象之梦到这里结束了,但即将而来的现实却正在开始。

耳鸣声一直再继续着,一小时、半天、一天,我的耐心一点点的耗费,窃喜与想象力逐渐被着急与恐惧代替。耳朵的嗡鸣声让我无法听清别人的话语,更让我无法专心地干一件事。在恐惧的驱使下,我回想是不是自己昨天熬了太久的夜,还是自己有了某种没有查出的隐疾,于是整个人朝向更加崩溃的边缘。为了苟活于世上,我怀着必死的决心决定前往医院,等待医生的判决。却在一场的午觉后,突然间,耳中竟没有了奇怪的噪声了。一场梦醒,一片清净。那神奇的痛苦的一天一夜竟像不曾发生过一样,了无痕迹。

当再次回想起这段经历时,我总是觉得自己有些搞笑,但是我相信有很多人曾经有过这样完全由自己臆想出来的恐惧。它就是这样,从一个点蔓延,逐渐化为了一个网,牢牢地把你困住,让你窒息。

我有一个亲戚,年轻时精明能干,家里亲戚谁有事都找她来商量。不幸的是她中年时就患了严重的高血压。虽然退休后她开始积极锻炼身体,但是有时候血压忽高,一年到头还是免不了往医院跑几趟。有年暑假我恰好住到了她的家里,她就开始给我介绍她买来的各种“神奇东西”,例如具有保健功用的银制杯子、一睡治百病的太空凉席、滴几滴眼睛就会好的药水以及各类保健器材。后来我才听说,这些东西是她背着儿女花了几万块钱的养老钱从非正常渠道买来的。其他亲戚劝也劝不住,只能说她“人老了,有点糊涂”。对于她来说,身体的痛苦尚有科学来拯救,但是一步步走向死亡的恐惧却让她丧失了最基本的判断。

我想,谈到恐惧,人们最常和它搭配的词语一定是“克服”。但是恐惧真的要克服吗?一定能够克服吗?即使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他都有恐惧的地方。既然恐惧是一定的产物,那么我们该如何面对恐惧?对于我个人而言,我很难改变自己,但是我会学着正视恐惧、适应恐惧存在的时候。恐惧能够让我意识到自己的短处,更能够让我懂得珍惜。我害怕黑夜,于是我会在独处时点亮所有的灯,并且尽力享受这种未知的感觉;我害怕噩梦,于是我临睡前总会想到过去读书时心仪过的男生,度过的美好时光;我害怕死亡,于是我积极锻炼身体,努力将每一天都当成生命的最后一天来度过。

也许说真的,当你把恐惧当作敌人,远远地怒视而不想靠近时,它反而会像你心里的气球,不断膨胀直至爆炸。但是当你把恐惧拿出来像玩具一样把玩它、正视它、甚至与恐惧为友时,你可能会发现另一片天堂。

摄影:李嘉永(台湾)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