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的可怕》/杨晓红(台湾)

150416 PL Tan
高中二那年,银行再也受不了,家裡付不出房贷这件事。有一段时间,银行没再发催缴房贷的信件了,直到某一天,一位妇人敲门来访,说她已经买下我们的房子,请我们尽快搬离。不过,爸爸不相信,一直坚持房子是我们的,没有理会这件事,继续住下去,而我们也懞懞懂懂,不知发生什麽事,只知道爸爸有时好像有缴房贷,有时好像没缴房贷。

有一天,放学回家,家裡的钥匙竟然开不了门!后来仔细一看,原来锁头的钥匙孔被填满了万能胶水。爸爸说一定是那个妇人找人做的,没关係,把鉄门挂锁头的圈圈剪断就可打开了;把自家的门破坏,心裡面还有点得意,就爸爸带着我們三个小孩继续住下去。

某一天,也是放学回家,家裡的风扇和電灯突然沒电了。爸爸说,应该是那个妇人断水电了。如果银行把房子卖给她,她变屋主就可以去申请停水电呀!?但爸爸还是坚持房子是他的,打死不搬。还请当水电师傅的叔叔来接电,电源是家外面走廊的公共电灯,但只有晚上7点,公共电灯启动后,我们才有电可用。幸好房子採光好,白天不开灯无所谓。水呢,则是由左手边的邻居二话不说接了一条水管给我们蓄水,小确幸好像还是可以不需搬走的样子。

某个週末,门外传来很大的敲门声,想走去开门时,大门瞬间被踢开;三个高大的壮汉闯进屋里,不发一语的先狂打爸爸一顿,拳打脚踢,爸爸根本无任何招架之力。我出于自然反应,用身体去掩护处于捱打状态的爸爸,眼看他们高举拳头要往下挥時,重拳卻像良心发现似的止住了。他們发了一些豪语,离开了,我尾随到门口視探情况时,刚好看到右手边的邻居正在很紧急地的把大门和窗口紧紧地关上。

过几天,有朋友帮我们找到房租便宜的地方,好像有人劝爸爸说,想想孩子之类的话。爸爸终于认清事实举家迁移,到外面避避风头。4个人挤在一房的屋子,而爸爸也乖乖地缴一个月300块钱的房租,若再故技重施,房东可会赶人的。我记得,以前供给银行的房贷也是一个月300块钱。

那间两房的组屋,虽然小小的,但却是妈妈省吃检用十多年才付了头款,梦寐以求的一个家,里头简单的装潢也是妈妈毕生的储蓄。这个新家妈妈住不到两个月就车祸离开, 而我们还继续住了4年多。因我们的无知,银行採取应有的程序,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像连续剧裡的荒唐剧情。高中毕业后,我们也对这位爸爸失去耐心,弟弟走了,妹妹走了, 我走了,从此大家一去不回头。就在妈妈走之后,这个家其实老早就没了。

多年之后,才知道银行採取的是不点交法拍,得标者可以用很便宜的价钱得标,但银行却不点交过户,屋子裡的人事物,需由得标者自行处理,不管得标者用任何手法取得房子皆与银行无关。当年,爸爸还怪银行没问过他就把房子卖了,以为银行可耻。

20年后的最近,才知道弟弟曾经不敢把钱存在银行,原来不是只有我对银行有着莫名的疑虑。

摄影:PL Tan(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