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幻想家》/陈保伶(马来西亚)

110416 PL Tan
小时候最怕的是鬼,虽没遇见过,但脑海里对鬼的幻想却是无穷的。母亲一直叮嘱我不能到屋后的杂物房去,因为里面有鬼。我妈成功了,当时就算只经过杂物房都生怕有只长发白衣的鬼扑出来,害得我每次都声嘶力竭地狼狈逃跑。长大了之后才明白其实杂物房里并没有鬼,只是堆放的杂物实在太多,小孩若在没有大人的监督下跑进去玩,的确很危险。

还记得高中的那一年,父母叫我去考个驾驶执照,我当时一听就胆战心惊,寝食难安。从未碰过驾驶盘的我,心里一直挣扎,万一撞上了柱子怎么办?万一停车时刮花了旁边的车子怎么办?万一车子上山坡时突然往后溜了怎么办?种种的万一令到我每次上驾驶课时手心都冒冷汗,一小时的课程有如一年般悠长。但考到了驾驶执照,再加上身经百战之后,驾驶其实不是一回可怕的事,有时还蛮享受的。

身边有位身材略胖的友人,口里一直挂着减肥的口号,但从未曾见她瘦过或运动过,每天朝九晚五工作完毕后,就回家吃饭睡觉。据她说,因为身体虚弱,所以不运动,万一因运动而昏倒就麻烦了。怎么还没开始就知道自己在运动时会昏倒?这是恐惧?还是懒惰的借口?

我介绍《学文集》给身边的几个朋友,一开始大伙儿都满腔热血,建议纷纷。再看他们都是华校毕业生,有的在过去还考取不错的中文成绩,比起我这中三中文未毕业的水准当然是绰绰有余。趁着他们还兴致勃勃就建议他们去投稿,怎知得到的回应是我意想不到的。有的说怕自己的中文水准不好,写的文章不能出大场面。也有的说毕业后就没提笔了,怕自己写的文章水准欠佳被人嘲笑。

种种例子到底是真的害怕?还是给自己找借口?以上的例子虽算不了是什么人生最大的障碍,但很多时候一个人的性格始于生活中最微不足道的点滴。往往在我们还没开始做某件事,自己都会开始去幻想种种的“万一”,而偏偏这一切的万一都有无止尽的可能。想得多而又无法找到解决方案,很自然的就会产生恐惧感,最终就会给自己找借口去逃避。

虽然对Nike其著名的标语“Just Do It”不是完全赞同,凡事也不能完全不经脑子就去做决定。但若活着总是顾虑一大堆,东闪西挪,诚惶诚恐,这还真的枉活一生了!与其做个幻想家,倒不如老老实实的面对生活,快快乐乐地迎接挑战。

摄影:陈保伶(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