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未知的恐惧与勇气》/周嘉惠(马来西亚)

040416 ckh 64
恐惧往往是因为对眼前情况的无知而产生,最明显的例子莫过于许多人对死亡、鬼的害怕。死亡或鬼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我们根本不知道该害怕些什么?无从事先做准备。

死亡已够吓人,死后世界又是怎么一回事?虽然我们都多少听过不同宗教的不同描述,毕竟不是第一手资料,难免半信半疑,然后那“半疑”的部分久而久之在跟“宁可信其有”与“疑心生暗鬼”的心理一混合后,可信度顿时就提升到令人心生恐惧的程度了。

提到“暗鬼”,我一直疑惑如果拔腿就跑不是选项之一,那我们该怎么跟鬼打交道才不失礼数呢?过去在美国留学,大学第一年的某一天早上,打开电视后到厨房边听电视节目边准备早餐。那是遥控器还不流行的年代,要换台得扭一个转扭,会发出哒哒哒的响声。当时家里没人,突然客厅传来哒哒哒的声音,一看电视节目也换了。这算是灵异事件吗?背脊一凉,把电视关了,然后实事求是地静观其变,脑筋则飞快运转种种可能即将面对的状况。在美国出现的鬼,听得懂华语吗?如果不行,略带乡音的英语过得了关吗?再说,如果对方用词太深奥,坦白说可能还得去查一下字典。或者,效法电影《第三类接触》那样用音乐沟通?爵士?摇滚?民族乐?我这个人接近音痴,别的歌儿还真的不会唱,那么来一首《凤阳花鼓》如何?可能情况复杂,鬼先生或小姐也心知难度有点高,决定去别家看电视了,灵异事件就此草草收场。恐惧吗?当然!当年对自己的英语会话能力真的没太大信心。

面对未知确实让人不知所措、害怕。死亡、鬼可能不是一般人现实中经常需要面对的状况,考验个人勇气的几率其实还不如上公厕。每次逼不得已去上公厕,在推开厕所隔间门的刹那,总觉得那种勇气应该得个什么奖才对。倒不是害怕如电影中那般,推开门就赫然见到一具尸体,或者有鬼在里面(其实我不认为有那么十三点的鬼),真正感到恐惧的是无法预知会不会有黄金万两等着你?厕所是解决三急的地方,排泄物的流量高于他处,但不论何时何地,没人会有兴趣去参观别人的产品,可是偏偏发生这种不幸的几率在厕所里总是存在的。

在厕所遇见黄金这种无法预知,却又绝对可能发生的情况是既恶心又可怕的现实。然而,如果和死亡、鬼这些我们根本不知道该去害怕什么的情况比较,哪一种更可怕?这种见仁见智的比较也许并没有太大意义,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我们都需要勇气去面对这些让人生畏,或至少思之不感愉快的未知。避得开的麻烦,不需要去硬碰,硬碰与其说就是勇气,还不如说是三八来得准确,没事干嘛去自找麻烦?至于那些绕不开的麻烦,如果恐惧与否都得面对,那还不如鼓起勇气,省下恐惧的惊慌失措,保持头脑清醒,也许更有机会把事情处理得周全一点。你说对吗?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