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惧内》/谢国权(马来西亚)

010416 Li Jia Yong 57
观剧《大清盐商》,戏说一盐商逢着新官上任却姗姗来迟,众侪候于堂,新官愠问:你总最后一个到?盐商道:小人惧内,多番求出,故迟。新官听后,展颜释然。观此不禁失笑,这似乎惧内竟是一种重症,祭出此令,众神退隐,只隐然一悍妇于前。

惧内是男人一种非常的表现,其根源绝对与武力无关——至少不佞以为十里坡的孙二娘不会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男人在生理的绝对优势,纵使万中出一孙二娘,若不幸出生在印度,可能百炼钢也锤折成绕指柔了。男人甘对一弱者百般谦让,乃至甚者心生怯意,这确是自然界怪象。

强弱的区分当然也不只是蛮力之争,许多经济、家世、学问、职业等因素也构成这种关系,然而若由于上列因素而示弱的男人,其惧内的原因则不免太利害了。与虎谋皮,吃了亏自然没什么话可说的。若误拂虎尾,吓得若惊弓之穷鸟,除了能给惧内者的脸谱添几笔浓墨,实在就忝居惧内之列。

爱摆弄点哲学的朋友,大略都对此事带着一种类似于基督教“原罪”一样谦卑的态度。这是因为祖师爷苏格拉底就典型一号惧内的角色。当然,这连饮鸩都面不改色的哲学家,惧内肯定有其形而上的原因,奉为惧内祖师爷,肯定丢不了男人的脸。至于东方的人物,记载于洪迈笔记中的龙丘居士,经过苏轼的诗句,“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胡文河东狮子吼,柱杖落手心茫然”,千年传诵,亦已深入民心。龙丘居士爱谈空说有,自然是宋代时候佛教盛时的一种哲理之对话。或许这纯属巧合,貌似哲人与惧内因缘甚深。

除却上列惧内之因,友人尝言,女人性情不定,遇事凡多诘责;为大局故,为人夫者,往往不予以深究。一来二往,渐有蹬鼻子上脸之势,然此时若为要强,不失寸土,攘臂訾骂,且不说失却男人有容之气度,若遇着悍妻应穷而困若斗兽,失了方度,恐有覆巢之忧。所以,哲人于此有先见之明,见势不对,即而退之,以免于骑虎之窘境。

周作人于《杜牧之句》文中引佛典《成实论》云:“恶口骂辱,小人不堪,如石雨鸟。恶口骂詈,大人堪受,如华雨象。”周氏认为此二语有六朝风趣,意思是有气度的大人若遇着恶言相向,是能禁受的,就如花落在大象的身上一样。周氏尤喜欢杜牧诗句“忍过事堪喜”之意境。佛家一向主张忍辱,修菩萨道六种方法中就包括忍辱。若忍辱若石雨鸟,躲避唯恐不及,则不免落于小人模样;反之,欣然受之,尚能若无其事者,方为大人。

如此,实则,真惧内者有大勇大菩萨其中,惟智者能知。

摄影:李嘉永(台湾)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惧内》/谢国权(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