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增值》/谢国权(马来西亚)

250316 ckh 36
北岛在《午夜之门》中记述他从以色列离开时候,安全检查人员是个其貌不扬的姑娘,由于他刚到过巴勒斯坦的加沙,姑娘的问题遂多起来。如他文中所述:她或直接了当,或旁敲侧击,问题虽复杂但概括起来倒也简单:你是谁?你从哪里来?到哪儿去?北岛失措。这些问题他是一辈子都找不到答案的。

诗人这件衣裳北岛这一辈子估计都换不下来了。他经历了中国诗人最荣耀的年代——恰巧是人性最扭曲的年代。他身上的印记像是墨刑的烙印又曾闪着无上的光辉。逃离赤土,北岛在世界的诗歌圈子游走,几十载下来,竟然也悠游自在。世界各地的诗人都游离于社会边缘却又在这种资本体制中得到不少聚会、活动的好处。然而,其本质还是焦虑而无助的。他的文章中常常会看到这种无力感,轻轻地像一张风吹不起的纸。那些都是关于人在天地之间存在状态的一种怀疑。

人,是什么东西?这话听着像骂人,其实问的时候也确有这层意思。人的本质是理性?是会使用工具?还是语言?这种种纷争,永远不会有结论——这并不是因为这种提问不科学,而是意义根本不在答案。所以,如果李世石的落败让某些人伤心仓皇了,捍卫人类的尊严,应该在于这种哲学性的思维的活动。除非哪一天,谷歌的软件忽然觉得搜索答案失去意义,开始思考存在的意义,那么人类的大限已到。这于我,毋宁是一种黑色幽默。

人里头的自我是佛家修行的大碍。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赌局,除了宗教就是政治了。马克思的共产宣言认为家庭是对共产的最大障碍,所以儿女与父母最好从不相认,这理念是惊世骇俗的,然而,还是不比佛祖几千年前这么前卫和彻底,一步到位,直接把自己都去掉。

佛家认为自我是一种假象。诸行无常,诸法无我,自我的存在本身就有存在论上的缺陷,然而众生都以为这是全部所有,一往而深。多少戒律、多少修行只是为了抵住它强大的手肘。

因而,自我增值这回事听着有些蹊跷。这当中还带有点调侃的味道——这连自我还论斤算,纵使涨上去了也就一件吃货。人,本身就是最大的价值,最终的目的。这种价值观纵不是唯一的,但至少是普遍接受的,所以在这之外的任何增值行为,大概算是黑市活动吧。于此,吾不欲置评矣。

摄影:周嘉惠(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