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身学习,终身教育》/咯特佩(马来西亚)

190316 Clement 159
某日,从WhatsApp群组中收到一友人转发有关慈济社会教育推广中心在近期将会办的一些短期课程表,里面有:瑜伽、摄影、排舞、书法、手语入门、英文基础等。乍看此类课程似乎对职场上的技能提升没什么帮助,但就自我增值而言,或是个人兴趣、或为纾解工作压力、或其他理由等可谓提供了另一类学习的管道。

中国古人云:“活到老,学到老。”古希腊哲人苏格拉底也曾说过:“只要我活着,我就会继续不断地质问与学习。”这些话都在在说明:“学习”不止于儿童及青少年时期,也不局限于学校,它是伴随人从出生到死亡的一生历程。如此的定义,用现在的教育术语即“终身学习”(Lifelong Learning)。从个人以至整个社会、教育机构及国家,“终身教育”(Lifelong Education)理论及原则也就应运而生。

1970年代,法国教育家保罗•朗格朗(Paul Lengrand)就“终身教育”的意义提出以下几点:
1. 教育的意义不在于获得一堆知识,而在于个人的发展,在于作为连续经验的结果得到越来越充分的自我实现。
2. 如果成人要使自己得到别人的听从,如果他要向年轻一代传授所积累的知识和发号施令,那么,他自己就必须不断地学习。
3. 终身教育显然并不是传统教育的简单延伸。它包含着对每个人生活的基本问题采取新的态度、新的观点和新的方法,首先表现在对人的生存的意义问题上。

此外,终身教育既打破了学校教育在时间及空间上的限制,也强调人们应有更多学习的机会,而社会应该为所有想学习的人提供与之相适应的教育。当然,终身教育并不否定学校教育的存在,而是要充分利用学校的各种资源来弥补社会教育资源的不足。除了课堂以外的教学,现在最方便就数网络搜索/教学,其他如图书馆、体育馆、博物馆、电影、电视节目、讲座等等均为自主学习的教育形式。在这瞬息万变的时代,我们应随时准备应对,无论在知识、技术、心理或思想层面上时有更新/调整。

尽管“终身学习” 、“终身教育”对大家来说并非什么新鲜词儿,但现实中我们做了多少?我们有腾出时间再学习吗?举个例子,甲君生了个宝宝后,她从上班族全身而退为全职妈妈,她在学习照顾宝宝的当儿,突然想办个宝宝音乐课(她本身有钢琴考级六级的底子)。于是,她上网搜寻资料、翻阅相关书籍,然后尝试在面书上招募有兴趣,而且有八个月至一岁宝宝的妈妈,并设定一堂课的名额为五对母子/女。后来,反应热烈(可能是因为免费的关系),她的课从一个星期一堂增加至两、三堂课,而她也就从学习者变成了教育者。诚如《礼记·学记》所言:“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我们终身学习,同时也在终身“教育”别人。

摄影:Clement(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