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刘姥姥的孙女儿(寄自中国)

270216 PL Tan 33
一大清早,邻家大姐又跑来犯愁地跟我说:“昨天晚上12点,他又打电话来跟我说‘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怎么办呢?我真的要被他搞死了。”

邻家大姐说的“他”是一个她在农村的弟弟。这个弟弟自幼智力稍弱,插队落户十多年中,大姐给过不少资助。后来他顶替了父亲的职,在乡下小镇一家小店做了营业员。因为身体不好,下岗前,在大姐的建议下,提前病退了。病退后,这个大弟一心想发财,做过大米生意、做过自产自销的短裤、被套生意。本钱是父亲和大姐给的。但也许是天份不足,也许是没有做老板的命,即使赚了一点小钱,不是丢了,就是遗忘在自行车兜里被人偷走,始终富不起来,做一次生意亏一次本。勉强在农村盖起了两间泥房,娶了一个勤劳忠厚的农村老婆,也是全靠父母和大姐的帮助。父母在,他勉强能过上糊口的日子。

不幸,母亲脑溢血去世。那天五个兄弟姐妹坐下清理母亲(母亲是家庭妇女,没有工作)医治、办丧事各人要承担的费用后,这个弟弟私下对大姐说:

“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母亲还有5万钱在哪里?”

“母亲哪里来的钱?”大姐回答。

“你每月给她的钱。”

“不是都用到你身上去了?”

后来邻家大姐算了一笔账。那时工资低,大姐每月一半工资20元给妈妈。以后大姐涨一点工资,给妈妈的钱也涨一点。直到妈妈去世,25年吧,大姐给妈妈的钱也不到7仟元。母亲哪里来的5万元?但是这个弟弟不相信。从此,几乎每个月里总要给大姐打三四次电话,一会儿说有两张他的银行存折大姐取走了,说是他的妻子偷出他的身份证给大姐。一会说,有五根金条没有分给他一根,而且总是把大姐从睡梦中叫醒的电话。搞得大姐神情恍惚,一听到电话声就心跳加快。

其后,他又给妹妹打电话,说他的一件事情,说钱在她那里,又给他弟弟打电话说他的事情。奇怪的是,他从来不给他小弟打电话说他的事。邻家大姐弟妹分析,因为大姐、妹妹和二弟都给过他钱,小弟从不给他钱。他认为给他的钱都是他的。

但是在别的事情上这个大弟很清醒。他绝对不愿去看心理医生,绝对不肯吃有关镇静药物。但是他被贫穷蹂躏得疲惫极了,以致眼前出现许多来钱的幻境。

大姐对我说,由此,她对鲁迅先生的小说《白光》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前不久,大姐来跟我说,她的大弟小中风了。现在跟他讲话,他总是笑嘻嘻地回看你。

我想,邻家大姐深夜十二点应该不会再被电话声惊醒了。

(摄影:PL Tan)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