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烧钱我见鬼》/不是那个无名

160216 PL Tan 44
福建人在年初八晚上要拜拜,可是我一直到今天为止都没弄清楚是在拜什么?反正不是拜“天公”,就是拜“天宫”,对我来说差别也实在不大。

在小时候的印象中,拜天gong是很麻烦的事。除了张罗当天拜拜用的食物,大人从早几天前就开始折纸钱,纸钱形状是棺材的样子,我猜可能因为“材”与“财”同音,图个吉利吧?集数人之力,折几天之后,那几大袋的纸钱在初八晚上、初九凌晨全都付之一炬。整个拜拜的过程,我个人最感兴趣的其实是那只烧猪,在那个年代烧肉可不是天天有得吃的。其他方面的印象就不深了,法律向来严禁燃烧鞭炮,但应该还是有人烧鞭炮吧?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小时候拜天gong是从来没听说有人会请舞狮团来助兴的。

所以,今晚邻居在初八晚上十一点半找来舞狮团,又烧鞭炮,又哐哐哐的敲锣打鼓,虽然明天一早得上班,我还是忍不住好奇跑去看热闹。只见舞狮在那八尺长的鞭炮声中一步步从院子移进客厅,邻居还请来了少林寺十八铜人在大门左右列队壮声势,这真是少见的大场面!

咦?记得在电影上看过,少林寺十八铜人身上不是应该发出金光的吗?他们怎么发的是淡淡的青光?仔细一看,他们不是光头,身上穿的衣服也跟电影不一样,这十八位到底是何方神圣?人家虽然无法无天地在拜天gong,毕竟没有发帖邀请我去观赏,所以自己只是在人家院子外观望。距离毕竟没那么远,这十八位列队迎接舞狮的人认真观察下立刻就会发现脸色都不太好看,而浮上脑海的第一个形容词竟是“大便脸”。心中突然猛地一颤,这TMD不是十八铜人,这些是他家十八代祖宗!Kanasai!

年轻朋友告诉过我,kanasai的意思是“像大便一样”,似乎是福建方言。我心中才骂完这句不是那么文雅的话,只见十八代祖宗脸上、头上真的就多了一块大便。那么,刚才对他们的第一印象是正确的喽?十八代祖宗真的是一头一脸大便!

突然想起孔子说要“敬鬼神而远之”,十八代祖宗虽然没有对我扮鬼脸,但能够见到他们老人家表示自己时运有点偏低,还是快点闪为妙。我轻轻地一步步退回自己的家,在锣鼓喧闹声中应该是没人,包括十八代祖宗,有空理会我是否仍然在场。拜天gong为什么要祖宗在大门前列队呢?是不是其他明早要上班、上学的邻居热烈邀请他们过来接受问候呢?

当我望向十八代祖宗最后一眼时,他们还是一脸无奈地站在这位子孙的家门前,显然其他邻居还在继续问候,不让他们走。不知道拜了天gong是不是会旺足一年?也不知道半夜舞狮,十八代祖宗被问候是不是会影响运程?这真是有趣的问题呀!我们就等着瞧吧!

(摄影:PL Tan)

1 thought on “《人家烧钱我见鬼》/不是那个无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